百度搜索 恣睢之臣+番外 800小说网 恣睢之臣+番外 800edu 即可找到本书.

    大苑一退,营地的存粮首先被扒了个干净。这活儿是吴煜干的,甚至不需要辛弈提醒,他就已经风卷残云一般刮搜了全部,连羊毛都没有留下一根。

    有了粮的北阳军就像吃饱了的狼,从上津开始,一口气追到大苑境。期间从不与重骑冲锋,就以游走的方式击打轻骑。大苑兵的退路上也并不是一路畅通,乞颜部在前不断阻截了其他部的援粮,原本试探性的退后也变得困难重重。

    辛弈追的很紧,是打定主意不想让他到达迦南山。

    然而此时唐王却上了和战的折子,理由是江塘一线人心惶惶,粮食储蓄不足,再向百姓征收唯恐过不了这个冬。柏九一派率先反驳,以谢净生为首,力做主站派,□□侯珂复议。

    朝堂上不安宁,辛弈能追击的时间就不稳定。这一批粮食来得不容易,有了这次的教训,颜绝书定会设法阻拦下一次。所以如果辛弈没能一鼓作气冲破迦南山,那么先前的窘迫就会再次面临。

    仿佛一夜间就都下定了决心。

    必须赶在来年春时突破迦南山。

    但是出人意料,阿尔斯楞似乎也绝了再等援粮的念头,而是整兵回撤,一头撞破乞颜部那薄薄的骚扰线,直宛泽,赶回迦南山。

    山头的雪还没化。

    辛弈就真的追到了宛泽。

    迦南山的鹰俯滑过宛泽,再展翅高旋,突破云际呖声回巢。

    北阳军晚了两天,大苑的重骑已经回了迦南军营。辛弈俯身在宛泽的地上抓了把雪,看那重蹄印记消失无影。

    “若是再快一点,就能遇见了。”吉白樾蹲在一旁,将蹄印看得仔细,“他此次赶得急,与去时截然不同,我怀疑哈布格钦氏出了问题。”

    “乞颜部说除了起初三次,塔塔儿氏的援粮也没有再去。”辛弈看着雪屑落下去,抬头看向巍峨长拦的迦南山,喃喃道“也许他想回到这里证明什么。”

    “毕竟他在这里成就了垂天铁翼的威名。”吴煜猥琐的靠缩在马边,“这是能阻拦燕王的地方,也许他觉得安全?不论哈布格钦氏出了什么问题,只要以阿尔斯楞为首的扎答兰部依旧威名不落,那就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同样。”他对敖云挑挑眉,“你们乞颜部也拿不回领地和王位。”

    “这是最后一仗了。”辛弈起身,“过了迦南山,待乞颜部重回领地,我们就回撤。”

    “后边的事情呢?”吴煜笑了笑,“我不想再交给京都解决。”

    几人有些寂静,还是吉白樾先道“但那也不是北阳能决定的事情。”

    “如果太子趁势再分兵呢?”吴煜的笑容淡了淡,“北阳打仗可以,但不是为京都狗。如果北阳不能决定之后的事情,那么打下迦南山又能怎样?燕王呢?谁能保证他不会立刻被命交兵回京都,过几年再像平王一样挂在京都子虚乌有的罪名上?”

    “吴煜!”吉白樾斥责,“说什么呢。”

    吴煜别开脸,没再说话。

    但他说得都是实话。

    赢了之后呢?辛弈一旦被调回京都,兵权尽交,北阳还是太子诸人手下的鱼肉,想如何分割就如何分割。况且此事之后燕王威名再起,皇帝会不会想起老燕王呢?

    如果辛弈死了。

    北阳还能等谁?

    辛弈翻身上了马,他在马上舒出口寒气,对吴煜道“即便不是北阳能决定的,却也不是京都能随意决定的。走吧,过了今晚。”他看向山巅,“明天就该是场硬仗了。”

    次日竟还是个晴空。

    北阳军在迦南山前,辛弈看那山上雄鹰又起,听见大苑的战鼓雷鸣,和北阳的号角同天共声。他的血液沸腾,连握天道的手都要比平时紧三分。

    “有点紧张。”敖云在一侧擦着手心的汗,“马上就要过去了。”

    “马上?”辛弈笑了笑,“希望。”

    在吉白樾的破风箭直射穿过大苑旗时,两方几乎是同时下令冲击。只看两军在山前猛然相逢,血色撕裂晴空,杀声震天。

    赤业冲进了对面,辛弈在马上劈砍。心脏剧烈跳动,仿佛感受到的除了这滔天的杀意,还有不露痕迹的悲伤。但这悲伤在看见阿尔斯楞时立刻消失殆尽,赤业一动,对面也动。两人提刀互冲,在千军万马中,碰撞一起。

    劈砍和嘶喊。

    血液和尸体。

    哑了的嗓子和断了的刀。

    无数的人再次交锋于老地方,记忆里的壮烈重现眼前,过去的不甘新涌心头。两方都知道毫无退路,必须推进自己战线,保卫自己的后方。这是最不可必的斗争,也是最为激烈的战争。

    辛弈陷在杀戈的中心,仿佛永不到头。

    不知多久。

    阿尔斯楞站在坡上,刀驻在他的脚前,马死在他的身后。晨光破晓,他站在光芒里,他还像是意气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百度搜索 恣睢之臣+番外 800小说网 恣睢之臣+番外 800ed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恣睢之臣+番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00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唐酒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酒卿并收藏恣睢之臣+番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