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仙声夺人 > 第621章 魔修
    颜睿的语气凶巴巴的,但那语气下的关切却很容易被人察觉。

    这半个月的相处让他彻底了解到,这藜芦姑娘就是一个嘴欠又没长大的孩子,他控制不住就鸡妈妈上身了。

    如今看到她居然敢跑到魔修身边,颜睿顿时就着急了。

    可颜睿却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除了他外,旁人是看不到容娴的。

    于是他对着容娴说的话被身边的人误以为是对这那魔修说的。

    于是——“骗我们,居然与这魔修是一伙的?!”

    “好个伪君子,真是给儒家的人丢尽了脸面。”

    “是哪家小辈,老夫一定要上门问问的长辈是怎么教导的!”

    “……”

    颜睿:!!

    有苦难言,友军统统背叛,不过这敌军倒是没有幸灾乐祸,反而疑神疑鬼的看着他。

    颜睿无奈,他跟这人是真没关系!

    “藜芦,给我过来。”事情到了这种地步,颜睿也只能破罐子破摔了。

    但他这话一出口,对面的魔修便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连旁人的攻击都不放在心上。

    “刚才叫我什么?”魔修站在他面前,红得邪恶的眸子紧紧盯着他,好似这名字很重要一样。

    颜睿眼皮子跳了跳,下意识看向魔修身后。

    魔修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却什么都看不到。

    他冷着脸道:“少装傻,快说。”

    颜睿:“……不是叫的。”

    魔修眼里的红光散去,恢复了漆黑。

    可看着这样的魔修,颜睿却诡异觉得熟悉:“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

    话音落下,颜睿便囧了,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像搭讪呢。

    跟个登徒子一样。

    魔修却完全没将他放在心上,他只记得重要的人,不重要的连个眼神都懒得给。

    在不远处的容娴嘴角翘了翘,低低唤道:“钰儿。”

    容钰身体一僵,朝着四周看了看,空无一人。

    他皱紧了眉,是错觉吗?刚才怎么听到了师尊的声音?

    清楚看到容娴的颜睿也皱紧了眉:“认识他?”

    容娴脚步一跨,下一刻便来到了颜睿身旁。

    她脸上带着欣然的笑意,语调飞扬道:“这是我侄儿,一段时间没见了,他已经这般成熟伟岸了。”

    这回轮到颜睿身体僵硬了。

    他脸皮抽搐的看向魔修,脱口而出:“这魔修是侄儿?”

    容钰清楚的捕捉到‘侄儿’二字,脸色大变。

    能称呼他侄儿的,唯有师尊。

    也就是说,刚才的声音并不是幻觉,他的师尊一直都在这里。

    可他为何看不到?

    容钰将目光落在了颜睿身上,语气阴沉道:“我、姨母呢?”

    颜睿还没来得及说话,与他泾渭分明的其他人神色都惊疑不定了起来。

    怎么回事,这里难道还有另一个人不成?

    他们全都放开了神识去查看,却什么都探查不到。

    探查不到有两种原因,一是压根没有人存在,二是人家的修为强他们太多。

    众人再联想下颜睿和这魔修之间的交流,觉得还是后面这个可能性更大些。

    他们有些心惊胆战,忍不住后退了好几步,想着是不是在‘大能’发怒前先离开?

    可就这么离开,他们还有些不甘心。

    颜睿和容钰没有心情理会那些人,只要他们保持安静,别碍了他们谈事情就成。

    容钰目光直直盯着颜睿,神色晦暗难明道:“我姨母在这里?”

    颜睿神色有些尴尬,他收敛起自己要攻击的姿势,摸摸鼻子道:“她在这里。”

    “我看不见她,也听不见她。”容钰的声音带着细微的慌乱。

    师尊怎么会在这里,探看司没有传出任何师尊离开乾京的消息,而容国也是一片风平浪静,唯一让人津津乐道的也只是煦帝对国政更上心而已。

    如今到底是怎么回事?是颜睿这些仙修设局骗他吗?

    可他确确实实听到了师尊叫他。

    容钰此时也有些拿不准了。

    颜睿轻咳一声,看了眼身后泾渭分明却满脸忌惮的众人,觉得一头雾水。

    眼看着魔修得不到答案要炸了,颜睿连忙朝着他道:“跟我来。”

    他也顾不上其他人,转身就朝着云舟飞去。

    容钰更是我行我素到极点,刚才还对这些人打生打死的,这转眼间就懒得搭理了,似乎觉得多看他们一眼都浪费时间。

    修士们:“……”

    有大佬撑腰早说啊,我们还费半天劲儿围攻作甚!

    他们只能憋屈的任由那二人大摇大摆离开,连个屁都不敢放。

    云舟上,颜睿严肃着脸先问道:“与那些人是怎么回事?若真是在滥杀无辜,的任何问题我绝不会回答,且会将关进文字狱中。”

    容钰脸黑了黑,说:“若非有求于,以为现在还会好端端坐在这里跟我说话吗?”

    颜睿眸色一冷:“好个乖张狠戾的魔修。”

    容娴眼看着二人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失笑道:“颜先生,钰儿还小,您多多体谅些。”

    颜睿恨铁不成钢的朝着容娴道:“他小?他比大多了,还是一个不知造孽多少的魔修。”

    容娴叹道:“颜先生对魔修很有偏见啊。”

    颜睿顿时就耷拉下脸来:“我这都是为了谁?”

    若藜芦一定要与这魔修相认,他是绝放不下心来的。

    他心中有种不可言喻的感觉,就好像是#辛辛苦苦种了半个月的小白菜眼看着要被啃#的微妙感。

    颜睿连忙将这种不着调的感情抑制了下去,他又不是藜芦的父亲,怎么会生出这种情绪。

    他再看了看换了一身粉色长裙,举止动如脱兔,鲜衣怒马,是一个十分鲜活又朝气蓬勃的姑娘。

    顿时便觉得这世道还真是说不准,祸害活得长长久久,好人却早死不能超脱。

    容钰坐在对面看着他朝着空无一人的地方说话,试探的唤了声:“姨母?”

    颜睿这才想起面前还有一人,他有些尴尬,强行转移话题道:“看不见她,却相信我?”

    容钰沉声道:“我并未完全相信,若被我发现是欺骗我的,后果一定不想知道。”

    颜睿刚想反驳什么,却觉得这事儿若是放在自己身上,也许他的反应比这魔修还强烈。

    他换位思考一下,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但还是有些不悦,直言问道:“姨母是何时死的?死时多大年纪了?”

    容钰、容钰当即就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