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 西游之妖行纪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天师府,万灵山
    “准备的怎么样了?”锦官城中,自穹天而来的那仙人,不紧不慢的行于蓉花之下,天师府的张白石,跟在这仙人身后半步的地方。

    “都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发动。”

    “长安城的都城隍处,可有什么进展?”那仙人又问。

    “这位都城隍,却是固执的紧。”

    “我天师府之人,在长安城周边行事,他视而不见,不做理会。”

    “但合道半仙以上之人,想要进入长安城,却是万无可能!”张白石的言语之间,也是有了些无奈。

    “你的意思是,那蛮山荒海界,本座没有丝毫进入其中的可能了么?”这仙人的语气当中,不乏怪罪责难之意。

    “上仙,非是我天师府之人,交涉不力,而是那都城隍,委实是过于固执,再加之这当朝帝王,素来与妖族有私,自然会忌惮我天师府之人进了长安城之后与其清算……”

    “在加上五百年前,邓师弟之旧事……”

    张白石说着,又是忍不住的摇了摇头,脸上的无奈之色和苦涩之相,越发的明朗。

    “那都城隍的身份,可有什么线索?”那仙人皱着眉头,

    “不知道,师门典籍,我已经尽数翻了一遍,但依旧是找不到这位都城隍在成就都城隍之前,到底是什么来历。”

    “不过想来,其无非就是汉初开国的那几位之一了。”

    “前辈自天庭而来,那都城隍,也在天庭当中挂名……”稍稍犹豫了一下,张白石便是试探着,对着这位仙人,提出了一个建议。

    “别想了,你们凡间宗派,都是山头林立。”

    “天庭横跨万界,其中人妖混杂,又怎么可能然一心?”

    “天庭当中,我天师府归于玉皇大天尊统辖,但那都城隍挂名的,却是五古帝一脉。”

    对于张白石的这个提议,那仙人,却是想都不想,便是出言拒绝。

    “那以上真之能,难道不能沟通幽冥?”

    “天下生灵,无论是凡是仙,皆在生死簿上留名。”

    “以上真之能,从那勾魂死者处,问出那都城隍的来历,想来不难。”

    “如此,岂不是比我们漫无目的的是试探,去核查来的容易?”

    “早些弄清楚那都城隍的来历,上真自然也能够能从容的施为,然后踏进那蛮山荒海界当中。”

    “你以为本座不想么?”

    “你也不想想,这些时日以来,这浮生天地当中,可曾有过幽冥鬼差,勾魂使者的踪迹?”那仙人脸上的不满之色,同样是越发的明显。

    “嘶……”张白石跟着那仙人,脚步不停,而在那仙人的话语之后,张白石也是闭目回忆了一下,然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天地局势大变之际,阴阳气机冲突,以至于幽冥鬼差,难入现界,此为常例。”

    “但如今,这天地之间的局势,虽然千钧一发,但还远远不曾到天翻地覆的地步,那幽冥鬼差,怎么就不出现在这现界了?”

    “莫非,这浮生天地当中,还有什么我们所不知晓的变故发生不成?”张白石紧皱着眉头,拼命的思索回忆着,天师府收集而来的种种情报讯息,想要从其中找出一些被他忽略掉的,不同寻常的地方。

    针对万灵山,针对妖族的布局,天师府已经将之推进到了最后的阶段,随时都能够收尾,将万灵山在这天地之间的痕迹,一扫而空,若是这个时候,天地之间还有其他的变故出现,扰乱了天师府的布局,那对于天师府而言,绝对是无法接受的事。

    “变故自然是有的。”张白石思索的时候,那仙人也没有要卖关子的意思。

    “请上真指点。”张白石恭敬的道。

    “只是这变故,不是发生在这浮生天地,而是发生在幽冥地府!”

    “数年之前的异象,你可还记得?”那仙人闭上双眼,回忆着,回忆之间,这仙人的神色,也是逐渐的变得仿徨恍惚,恍惚当中,还有隐隐的畏惧之意。

    “上真是说?”张白石也是瞪大了眼睛。

    “不错,就是撕裂穹天的那一棍。”

    “你可知,那一棍,从何而来?”

    “那是一头盖世大妖,强闯地府,撕裂生死簿……”那仙人缓缓的说着,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到,在这话说出来的时候,他的言语之间,已经是带上了些许的颤抖。

    “撕裂生死簿!”张白石颤声道。

    “那一棍之后,整个幽冥地府,都是处于暂时封闭的状态,故而,幽冥鬼差,不行于现世。”

    “非这浮生天地如此,而是整个诸天万界,皆是如此。”

    “不过若非是那一棍,在这浮生天地当中,撕裂出一道隘口来,本座也没有能力,自地仙界降临这浮生天地……”

    “这便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若非是上真降临,这诛灭万灵山的筹划,张白石尚无十把握。”

    “上真,如今我等俱以准备妥当,万灵山周遭各处退路,也已然尽数封锁。”

    “那些妖孽在帝国当中的触角,也被数截断。”

    “诛灭万灵山的最终一战,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动手了。”说到这里,张白石整个人,都是开始了颤栗了起来,不过这颤栗,非是因为畏惧,而是因为万载的夙愿,一朝得逞的兴奋。

    虽然成为九大宗派之一,仅有三千余年,但天师府的出现,却远远不止这三千年余年——几乎是在万灵山兴起的时候,天师府就已经出现。

    而这数万年,甚至是十数万年以来,天师府的目标,信念,从来不曾有过更改,为了达成这目标,达成这信念,天师府战死的前辈,不计其数——而现在,这数万年的夙愿,将在张白石的手中圆满,这又叫张白石如何不兴奋到难以自已!

    “不急!”

    “不急!”而这个时候,那仙人的思绪,也是冷静了下来,“本座冒着天大的风险下界,若只是为了倾覆这万灵山,本座岂不是白跑一趟?”

    这仙人说着,目光当中,满是森然冷意。

    “诸天万界当中,妖族最大的依仗,无非就是那每甲子一度的帝浆流!”

    “本座要的,不只是这万灵山倾覆,而是要逆转更易这浮生天地当中的天数。”

    “叫这浮生天地,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帝浆流的存在!”

    “彻底的断了这妖族在这浮生天地当中的根基!”这仙人冷然出声。

    作为最极端的人族独尊主义者,天师府和妖族的战争,从来不曾停歇过——战争的范围,在地仙界,更在诸天万界。

    而在这战争当中,帝浆流作为妖族最大的依仗,最根本的倚靠,天师府自然不会没有应对的方式——而在这些方式当中,最为常用,同时也是最为有效的手段,便是在诛除一个天地当中,一应妖族的同时,布下法阵,以秘法祈告天道,逆转更易天道的规则,令帝浆流的概念,令妖的概念,在一方天地的天道当中,被无限的削弱,以至于无,而那个时候,便是这天地当中,所有的妖灵,彻底消失的时候。

    “天道?”

    “上真说笑了,这天地当中,何来天道?”

    “天意即天道。”

    “而众生意,便是天意。”

    “至于众生……我即众生,我意,即众生意!”这仙人一字一句的道。

    “那都城隍,既然不愿妥协,那就由得他去。”

    “待到本座逆易天意,那都城隍,自然是跪迎本座入长安!”

    “还有那蛮山荒海界当中的至宝……”这最后的一句,这仙人,倒是不曾说出来。

    “那上真以为,何时才是发动的时机?”张白石眼中,越发的兴奋。

    “你且先去万灵山主持局面,将万灵山中一众妖族,尽皆圈禁于万灵山中。”

    “待本座降临的时候,自然便是时机已至!”伴随着话音,这仙人的身影,也已经是消散在了这锦官城中——显然,这仙人,便是去准备那最后的,也是至关重要的手段去了。

    “道主!”在那仙人离开之后,又一个道人,匆匆而来,停在张白石的面前。

    “长安城中,如何了?”张白石问道。

    “道主放心,消息已经通传天下。”

    “三日后,风孝文等人,必然会前往无回谷赴死。”

    “万灵山遣入帝国的小妖,也尽在我手。”

    “万灵山中这一代五位天罡,一位中途陨落,一位滞留于万灵山,余下的三位,长安城一人,龙城两人,其踪迹,我天师府,也尽数掌控!”

    “匈奴单于,我也亲自和他联系了。”

    “待到无回谷诛灭一众妖族之后,匈奴帝国,也会配合我天师府,将匈奴帝国当中隐匿的妖族,尽皆诛除。”

    “好!”张白石点了点头,“师弟,我要往万灵山牵制,这无回谷之局,便由你亲自主掌,勿要走脱了任何一个妖孽。”

    “还有刘启,若是他执意要以帝国之力干涉无回谷之局的话,你便遣人,将边塞防图,交于匈奴帝国,以匈奴之力,压制刘启!”

    “师兄,这……”这新来的道人听得张白石的言语,却是有了几分犹豫。

    “匈奴终究非我汉人……”

    “那又如何?”

    “汉人也好,匈奴也好,都是人族!”

    “而这一次,是人妖之争,非汉匈之别。”

    “今次之后,我要令这浮生天地,日后万万载,皆是人族独尊!”张白石的抬起头,目光当中,似有剑光闪烁,纵横万里。

    “是。”见张白石的决心,无可更易,这新来的这道人,也只得是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转身,往长安城的方向,飞遁而去。

    ……

    “该死!”

    “真是该死!”与此同时,万灵山中,那些山主长老们,也是再度的聚拢到了妖灵殿中,只是这一次,这些人间绝巅的存在,却是没有一人,能够保持住先前的从容。

    “好算计!”

    “实在是好算计!”

    “重兵围困我万灵山,但另一头,却是对风孝文等人出手!”

    “这一次风孝文他们,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只可惜了那些后辈!”妖灵殿中,白先生和那黑衣的妖灵,各自立于左右,阴沉着脸,不言不语,而先前出声的那妖灵,赫然是这万灵山的执法长老,也正是先前,主持那大河城之试的人。

    “这一天,不是早晚会来么!”

    “一场大河城之试,坑杀两位合道半仙,神之境以及气之境的修行者,更是不计其数。”

    “几大宗派,能够忍到现在在出手,已经是出乎我等的预料了。”那黑衣的巨妖,阴沉着脸出声。

    “白先生,你以为,我们现在,该如何行事?”

    “笼罩于万灵山之外大阵吗,虽然法度森严,但以我万灵山的底蕴,想要将之撕裂,却并非不可能!”

    “要不要现在就动手?以有心算无心,说不得我们还能再诛杀几位人类的合道半仙!”

    言语之间,充满了腐蚀性的黑色的烟气,从这黑衣的巨妖衣袖之间,逸散出来,在这妖灵殿中蔓延,似乎是要将这妖灵殿中的天地元气,都给腐蚀一空一般。

    “再等一等,看看风孝文他们,会不会有新的讯息传来!”

    “这个时候,任意的一条消息,都有可能对战局产生影响!”

    “也好,就再听你一次!”

    那黑衣的巨妖,点了点头,然后一众巨妖们,又在这妖灵殿中,商议了一些其他的要点,最后才是各自从妖灵殿中离去,四下散开——只是在这商议的过程当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所有人都不曾提及,万灵山的山主,执掌万灵山的那位存在,到现在,都还不曾显现出自己的踪迹来。

    等到这妖灵殿中,只剩下自己以后,白先生才是叹了口气,掐了个印决,衣袂摇动之间,这妖灵殿最里的墙壁,陡然落下,墙壁当中,是一片铺开来的,绵延不绝的宫灯,每一盏宫灯的下面,都有符纸贴了一个名字——这些宫灯,便是万灵山中,所有的妖灵的命魂灯。

    在妖灵们被带进万灵山的时候,万灵山的山主,便会在无声无息间,从这些妖灵们的身上,截取下一缕气机来,化作宫灯在这妖灵殿中点亮——妖灵不死,宫灯不灭。

    看着这些绵延不绝的宫灯,白先生犹豫了良久之后,才是伸出了右手,在虚空当中一按,于是那落下去的墙壁,复又抬了起来,将这些宫灯,是隐藏与墙壁的后面,而在墙壁升到最高处的时候,那墙壁后的宫灯,一盏接着一盏的,簌簌而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