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 盛世红妆:嫡女毒妃倾天下 > 156 谢景渊又当梁上君子啦!
    老四的话将他们的心思拉了回来。

    谢景渊不由得看向他。

    老四垂眸,说道:“布防图这样重要的东西,不会那么轻易就被人拿到,高相是国之重臣,兵部并不会防着他,而三年前一万神衣卫尽数覆没,武廖被判斩立决,若不是我们几个去刺杀敌军主帅,也不会听到这样的秘密,更不会想到,朝廷竟然会有北齐的探子。”

    “本王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也要知道,若是这背后之人若真是高相,圣上自有裁决,但若不是……”

    谢景渊眼神如炬,嗓音低沉:“你们应该知道后果。”

    几人对视一眼,最后温沉站了出来:“王爷,不管是不是高相,这份证据便也指向了他,再加上三年前我等回京,本想将此事奏明圣上,可没想到一出现在锦城周围,便遭遇大批刺杀,且属下查看过,那些人用的,正是军部的刀,三年来我等遭到的大大小小的追杀数不胜数,在整个天澜,拥有这么可怕势力的人,并不多见。”

    谢景渊靠在椅背上,闭了眼,右手食指在椅柄上轻轻的敲着,半晌他睁开如寒霜般的眸子,道:“这件事本王会查下去的,至于你们,这些天可有异常?”

    几人相视而忘,随后道:“这几日我等除了必要去查探的时间以外,基本没有怎么出过客栈,所以,那边的人,应该还不知晓我等已经入了锦城。”

    谢景渊点点头:“只不过总这么躲下去也不是办法。”

    想了一会,他道:“你们直接跟本王去景王府吧。”

    温沉却拒绝道:“不可!”

    谢景渊疑惑看他,温沉解释道:“是这样的,王爷,三年的逃亡生活,只怕那背后的人已经有了我们的画像,若是真的是……那岂不是给王爷带来了危险?”

    谢景渊冷笑:“放心,本王还没有你想得那般没用。”

    看着温沉欲言又止的样子,谢景渊又道:“况且,既然明面上已经查不出什么所以然,不如来一招引蛇出洞。”

    温沉一愣,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当下拱手道:“是,王爷。”

    谢景渊站起身,清冷的说了一句:“收拾好东西,景王府自然会有人接应你们。”

    随后便推门离去。

    “大哥,王爷这个意思,我怎么看不懂呢?”老三一脸疑惑的摸着自己的头,问道。

    一旁的老二不客气的敲了一把他的头,说道:“就你这个榆木脑袋,懂个屁!”

    老三一脸委屈:“说的二哥你很懂似的。”

    老二状似又要打他,老三却极快的闪开了。

    温沉沉声道:“都别闹了。”

    几人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温沉一脸严肃道:“这一次,我们复仇的机会来了。”

    老二没忍住,问道:“大哥,你真就这么相信景王?”

    温沉笑笑:“相信什么的,没有人说得准,但对我们来说,穷途末路,唯有找到那颗引领的太阳,才能走出这困局。”

    众人都不再说话了。

    温沉的意思,他们都懂。

    这边的谢景渊呢,在往景王府的时候,正好路过了顾府,心思一动,身子先于大脑跳上了顾府的围墙。

    算起来,他们也有段时间没见了。

    谢景渊驾轻熟路的找到顾红妆所在的院子,闪了进去。

    顾红妆此时正在翻看着医书,依照前世的记忆来算,疫病蔓延就在南巡宴会之后不久,虽说药方已经在她脑子里,但是这张药方却并不是那么完美,前世的时候,食用过这幅汤药的人虽然疫病没了,身子却是极差,若是得不到良好的照顾,怕是也是活不了的。

    而她既然要以魏舒为筹码,那便一定要做到最好才是,这样,才能让整个天澜的百姓都奉他为神,而到时候,她的计划也可以更近一步了。

    “咔嚓——”

    身后一道破空声陡然响起,顾红妆双眸一眯,右手已经握上了左手腕的镯子。

    听得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顾红妆猛的转身,同时手指飞快的暗下,几根银针霎时倒飞而出。

    谢景渊极快的闪身,避开了那几根银针,眼神微凝,看着身后的多宝阁的柜子上插着的几根银针,眉头一皱,还未说话,便听得身后传来顾红妆极冷的声音:“景王莫非是梁上君子做惯了?才会一次又一次不请自来我顾府?”

    谢景渊走进她,俊脸上颇有些尴尬之色:“本王只是路过而已……”

    顾红妆冷笑一声,摆明了是不信。

    谢景渊的脸上越发尴尬了。

    眼尖的看见桌子上的医书,挑了挑眉,走过去拿起一看,惊讶道:“治疗时疫的医书?”

    顾红妆霎时冷了脸,连仪态也顾不得,走上去便将他手中的医书夺了过来。

    “闲来无事,随便看看。”

    谢景渊皱眉:“你让魏舒大肆购买药材,就是为了治疗时疫?”

    顾红妆面无表情的回他:“王爷你多虑了,臣女早就说过,魏舒之事,与臣女无关,再者,臣女看医书,也不过是因为臣女的母亲罢了,与其他的并没有关系,还望王爷不要多想。”

    “是吗?”谢景渊轻笑一声。

    “何必这么紧张?本王又没说要怎么样你,这医书你看便看了,又何必解释这么多?况且你本身,也不是喜欢解释的人,这么看来,你倒是不打自招了啊……”

    顾红妆有些恼,没想到三言两语便失了仪态,一时间倒不知该如何自处,这景王像是天生来克她的一般,每次遇到他,总会失了分寸。

    “王爷想如何?”

    顾红妆问。

    谢景渊极为随意的坐下,两条长腿交叉相叠,俊脸上一片戏谑之意:“本王不想如何,只不过想知道你费尽心思做这么多,是因为什么?”

    顾红妆有些沉默,就在谢景渊想要打破的时候,她出声了。

    “臣女费尽心思,不过是为了活下去罢了。”

    谢景渊身形一震,看着她的目光陡然变得深邃起来。

    活下去?

    这要经过什么,才能发出如此沉重又绝望的感叹?

    她分明不过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子,又哪里会有这样沧桑的神情?

    在她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