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睽违 800小说网 睽违 800edu 即可找到本书.

    可笑么?

    她笑出声来,不知道有没有吓到身后的男人。

    青青走到棺椁边,蹲下身子,抚摸着冰冷的棺椁,亲吻密封的棺盖。

    “再见。”青青说。

    她抬头,对赵四扬浅浅微笑。

    天撼,地动,乾坤倒置,脚下的土地剧烈摇晃。

    恐惧与震动一同到来,青青伸手去,想抓住什么,她不要,不要这样无依无靠,飘萍一般,至死无人相伴。

    她抓住一只宽厚粗糙的手,她落进厚实温暖的怀抱。

    青青的身体瑟瑟发抖,如同地宫里落下的石块。

    要死了么?

    青青依紧了身边的人。

    死吧。

    她听到赵四扬粗重的呼吸声。

    她在黑暗中微笑,夜之花绚烂开放。

    尘埃

    尘埃

    东郊风物正薰馨,莫停留

    太安静,太寂寞。

    黑暗中,尘埃独舞。

    到处都是孤独的颜色,漆黑如同她绝望的眼睛。深潭,冷秋霜。

    她靠着赵四扬宽阔厚实的胸膛,一语不发,安静得如同一尊冰冷玉像。

    像观音,赵四扬想着,忽略手臂与身体的疼痛,遥远的,慈悲的观音,永远捂不热的玉石。

    青青睫毛上落满灰尘,细微的动作,尘埃便落进眼里,伸手去揉眼睛,却发觉满手血腥。

    秋日萧索,陵寝中寒气袭人,青青拉紧了厚实温暖的大氅,紧紧缩着身子,往赵四扬怀里靠。

    赵四扬发出一声压抑的闷哼,青青的动作撞到他被石块砸伤的肋骨。

    血留出来,润湿了他的粗布衣裳。

    长久的沉默,她静静听着他沉重的呼吸,闻着他血液中的腥甜滋味,舔了舔嘴唇,嘴唇上满是灰尘。

    腐朽的味道,她的唇是一座干涸龟裂的河床,尸横遍野,饿殍满地。

    舌尖尝到的,是死亡的味道。

    时间被无限地拉长,延展。

    像拉面一样,白嫩的身体,没有休止地生长,长的令人厌烦作呕。

    赵四扬身上的伤口不那么疼了,血都结成了痂,沉痛地覆盖在皮肤上。

    像一只只跗骨的蛆。

    青青手上凝固的液体也已干涸聚拢。紧紧地粘着她,携带着赵四扬身上浑浊的气息——汗水的味道与皂角干净的香。

    如果你是一具死尸,我就宽恕你。

    青青想,赵四扬如果死了多好,她就可以放心地,彻底地在这样狭小封闭的空间里依靠他。

    “陵寝太深了,三天之内都不可能挖开。”

    青青的声音有些低,圆润如珠,来回在赵四扬撑起来的角落中滚动。

    “会死的,会死。”

    “不会,绝不会。”

    赵四扬声线低哑,他与她离得太近,他说话时陡然加大的呼吸然喷薄在她侧脸。

    温热的气息凝成了一颗颗细小的水珠,贴着她,吻着她的眼角面颊。

    青青闭上眼,兴许睡去后,会在梦中死去。

    黑暗与寂静搅在一起,和出一锅黏稠的粥。

    赵四扬藏匿在黑暗里,思索了许多事情。

    他慢慢梳理着过往那些贫乏无味的岁月,比如他的出生,母亲的怀抱,父亲的早亡,与白香的相遇,夫子的教诲,还有他所见的,这个冷漠残酷的世界。

    脑海中闪过一个女人的影,苍白得几近透明的脸,浮着刁钻跋扈的笑容。

    世上的缘分许多种,同患难亦难得。

    他叫赵四扬,赵四扬不知道女人的姓名。

    他微微低了头,仔细度量。

    她似乎睡得很沉,连呼吸都很难听清。

    赵四扬陡然一惊,伸手去探她的鼻息。

    她还活着,他长吁一口气。

    她在他怀中入睡,是否有甜蜜梦境。

    他救了她,义无反顾。代价是一只被砸碎了骨头的手臂和断开的两根肋骨。

    然而青青只是合着眼,不曾真正睡去。赵四扬的手伸过来,探她的鼻息,她便在心中暗暗骂他傻子,却感到他明显地松下一口气。青青心里五味杂陈。

    “我还活着。”

    赵四扬尴尬起来,呐呐地“嗯”了一声。

    青青以为他不会再说话,却听见头顶传来他诚挚坚定的声音,“别害怕,一定能出去。”

    他的语调声线,如同哄孩子一般。

    青青弯了嘴角,回应道:“你保证?”

    他点头,在漆黑一片的角落,他重重的点头。

    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百度搜索 睽违 800小说网 睽违 800ed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睽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00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兜兜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兜兜么并收藏睽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