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天启预报 > 第七百六十九章 雨和火
    一个四阶纡尊降贵当杀手,专门来针对他一个人,而且还能掌握了他的行踪……

    哪怕是在同盟内,这样的人也并不多。

    “是……荒、荒川家的人……花了钱……”百目鬼剧烈的咳出尖锐的血色冰棱,发出含糊的声音。

    “笑话说的不错,继续。”

    槐诗的神情越发的冷漠起来,不为所动。

    荒川是个典型的极道,心胸狭窄,记仇,鲁莽,做事毫无顾忌,睚眦必报……倘若是和他不熟的人,肯定会这么想,一定是那个莽夫趁乱向自己下手。

    很可惜,那都是演技……

    在曾经五大佬里,荒川最喜欢的就是用一副不讲道理的莽夫的人设,胡搅蛮缠,只占便宜不吃亏,实际上肚子里的帐算的比谁都还要明白。

    让他在这种时候对自己人动手,去杀一个有天狗山的深厚背景的绿日新星,他脑子还没坏的那么彻底。

    眼看自己的谎言被识破,百目鬼沉默了片刻,无所谓的嘲弄一笑,自槐诗的身上收回视线。

    就算是他想说,无归者之墓也不会准许。

    同样都是死,死在无归者之墓的惩罚中反而更加痛苦一些。倒不如死在这里,备份在地狱中的源质还有机会从灵棺中复生……

    百目鬼闭上眼睛。

    要杀就杀,忒多废话!

    “偏偏死到临头有了骨气,真奇怪啊。”

    槐诗最后看了他一眼,收回视线,“不想要个痛快的话,就是想要不痛快了……”

    阴影沸腾的声音响起。

    埋骨圣所的门扉再度从黑暗中升起了,敞开的大门之后,无数凝聚成实质的黑暗延伸而出,像是孩子的小手一般,落在了百目鬼的身上。

    那一瞬间,老人愣在原地,呆滞的回头——难以置信,在那一片晦暗之中,充盈着高远又肃冷的神性。

    好像通向地狱最深处的裂口。

    在无数乌鸦窥伺之中,他从异国所窃取来的那一缕神性竟然开始卑微的颤抖。那样的眼神并非的饱含杀意,而是……难以言喻的饥渴!

    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

    他的神情扭曲起来,奋力挣扎,反抗,可是已经晚了。

    深入骨髓的冰霜在不断的穿刺而出,而他的手足已经被黑暗所纠缠,一点点的,拉入最漆黑的深处……

    永不复还。

    “等等,等一下——”

    他努力的张口,纵声尖叫,可紧接着,庞大的黑暗如泉涌,将他吞没。拉扯着他的灵魂,投入了永恒的腐烂之梦中。

    渐渐融化、渐渐解离、渐渐的成为埋骨圣所的一部分。

    大门轰然关闭,消散在了黑暗里。

    而劳伦斯终于划着飞架的冰梁上,从天而降。落地之后,他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人呢?”

    “这儿啊。”

    槐诗抬起脚,踹了踹旁边彻底冻成冰块上尸体。

    “死了?”

    劳伦斯瞪大眼睛,难以置信,“你干的?”

    你毁尸灭迹怎么就这么快的!

    以及,这他娘的是怎么杀的?

    四阶升华者融合神性之后,基本上已经再非凡人,肉体上的伤害再怎么惨烈都可以用源质进行补足,而二度蜕变之后的灵魂更是和神性融合为一,初步具备了曾经神明的特征。

    完可以视作曾经走在人间的半神。

    刀兵难伤。

    哪怕是菜了点被槐诗完克,但顶多也就是无可奈何而已。

    槐诗刚刚一顿操作猛如虎,实际上根本构不成致命伤。真想要杀了这老头儿,还得靠别西卜的审判模式出马。

    而真正重创百目鬼的,是劳伦斯力以赴施展的神迹刻印。

    将神明曾经于埃及降下的天灾与此时此刻此地重现——

    作为《圣典》中记载的最为著名的灾难,霜雹灾的本质就是对一切生机的灭杀,通过冻结的方式残酷的破坏一切生命。

    劳伦斯在其中扮演的是个负责提供瞄准的工具人,作为桥梁,引导着封锁边境·迦南中的威权遗物瞄准这里,然后降下惩罚。

    有这样夸张的破坏力并不意外。

    但槐诗怎么办到的?

    他看得出来,自己面前就只剩下一具空壳,别说圣痕,就连灵魂和神性都已经尽数消失不见,好像被吃的干干净净……

    死的那叫一个透彻。

    “天狗山还有这本事?”他难以置信。

    “出来混总要有点压箱底的功夫对不对?”槐诗淡定的挥手:“只是补个刀而已,不值一提。”

    劳伦斯的表情抽搐了一下。

    自己还来这儿干啥?

    总感觉没有自己,这个王八蛋也能把百目鬼给捏死在这里。

    这他娘的就离谱。

    “你怎么知道我被袭击?”槐诗问。

    “生天目的电话,万孽之集上的杀手,有人对你发布了悬赏令……”劳伦斯看了他一眼:“你最好小心一点,现在你这颗脑袋可值不少钱,仅次于生天目。”

    “那可太抬爱我了,让其他的大佬看到可怎么是好。”槐诗耸了耸肩,满不在意。

    实际上,他觉得自己还可以更值钱……

    他抬头,正准备同劳伦斯说话,可动作却僵硬在了原地。

    正在穷搜丹波内圈的乌鸦们终于向他传来了预料之外的消息……

    “怎么了?”劳伦斯看向槐诗僵硬的表情。

    槐诗没有说话。

    回头。

    暴雨和雷鸣中,远方不断的有火光亮起了,爆炸的巨响传来……天上明明在下雨着,地上却好像被点燃了一样。

    动荡突如其来,随着暴雨,将一切覆盖。

    .

    当残破的车辆冲破暴雨的阻隔,停在了车祸现场时,所能看到的,就只剩下满目疮痍。

    燃烧过后的焦黑车筐散发出刺鼻的气息,血色在暴雨的冲刷之下渐渐稀释,再看不出原本的色彩。

    漆黑的飞鸟们收拢铁翼,自暴雨中落在电线上,静静的俯瞰着颓败的场景。

    还有那个垂死的年轻人。

    已经晚了。

    在冰冷的雨水中,紊乱的黄色头发贴在苍白的面上,奄奄一息。

    这是对叛徒所采用的残忍处刑。

    在粗暴的折断了大部分肢体,予以最惨烈的苦楚之后,划开动脉,将他抛在了犯罪现场,任由他一点点的血尽而亡。

    在暴雨中,他努力的睁大眼睛,想要看清眼前渐渐模糊的人影。

    “老大……是你吗……”

    “是我啊,牛岛。”

    槐诗蹲下身,轻声回应,“你很久没回来,我就来找你了。”

    恍惚中,牛岛努力的想要抬起手。

    就好像害怕眼前的只不过是幻影,只要眨眼便会消散,所以才徒劳的想将它握紧。

    那么用力。

    “老大,我……我没有背叛你……我没有……告诉他们……”

    那个男人呛咳着,那么努力的想要说出那些想要说的话,可是却渐渐的说不出来。只能艰难的喘息着,发出细微的声音。

    “恩,我知道。”槐诗点头,双手紧握着他的手掌,郑重的告诉他:“我完好无事,牛岛,是因为你保护了我啊。”

    寂静里,牛岛愣了一下,苍白的脸上艰难的勾起一丝弧度。

    笑了。

    就好像赢得了胜利那样。

    再无声息。

    只有槐诗握着他的手,感受着最后的温度在暴雨中流逝。

    药石无救,哪怕是铁鸦的源质也无法让溃散的意识再度延续……

    他已经死了。

    或许他早就应该死掉了,那么严酷的伤势,那么多生命的流失,他的生命早已经随着血一同在雨中消逝。

    之所以还留在这里,只是还有想要对自己说的话。

    话说完,他就走了。

    片刻不肯多留。

    槐诗低下头,看着他掌心紧握的东西。早已经被血水和雨濡湿的纸团上,只能隐约的分辨出几个单词的痕迹。

    曾经槐诗对千叶龙二说:哪怕能拯救一个都是值得的。可现在,他却连眼前的这一个都没有能够救的了。

    直到最后一刻,这个原本应该被他所救助的人,都在竭尽自己所能的保护自己。

    哪怕牺牲性命。

    只是因为槐诗对他的天赋表达了赞许,夸奖了他的才能,在他身上花了一点时间,教给他一些用不上的拉丁语……

    仅此而已。

    “对不起,牛岛君。”

    他轻声道歉,“是我骗了你。”

    哪怕不需要我,你也一定能够成为更好的人。就算不牺牲自己的生命,你也会有光明的未来。

    在寂静里,槐诗小心翼翼的将纸团展开,看着上面反复书写的字迹。

    Hinbsp;itur ad astra

    “睡吧,我的朋友。”

    离开之前,槐诗最后回头,献上祈愿。

    ——愿你通过此路,直达繁星。

    .

    .

    荒川家。

    明明是暴雨,一切却都笼罩在看不见尽头的火光中。

    一片猩红,分不清是血还是燃烧的色彩。肺腑抽搐,却不知道究竟是血腥的味道还是浓烟太过刺鼻。

    远方传来巨响,不止是哀鸣还是火焰在咆哮。

    荒川怒吼着,抬起手里的枪,将那些冲进院子里的人一个个击毙。直到最后,手里的枪震动一下,发出空空荡荡的咔哒声,再无子弹。

    他愣了一下,在暴雨中嘲弄的笑了起来。

    嘲笑自己。

    一直以来自诩聪明得意,可是却从来没有想过,会在一夜之间,众叛亲离。

    “投降吧,家主。”

    门外的背叛者们缓缓走进来,拔出了手里的武器:“大家这么多年主从一场,希望能够好聚好散。”

    “好聚好散?”

    荒川愣了一下,忍不住嗤笑,向地上啐了一口浓痰。

    “小子,难道你以前的组长没有告诉过你么……退出的路只有一条,唯死而已!”他咧嘴,不屑的冷笑:“来啊,取了我的人头去!”

    短暂的沉默之后,下属遗憾的颔首,拔出了腰间的短刀:“那么,请容在下失礼。”

    五分钟后,荒川家当主的人头被装进盒子里。

    至死狰狞,毫无任何的惊恐和软弱。

    袭击者们将冷酷的将宅院内所有的幸存者部杀死,然后泼洒着汽油,在离去之前,将一切付之一炬。

    火光彻夜不息。

    .

    “给我死!”

    同样暴雨之下,赤崎诚震怒咆哮,抬起双臂,整个人像是钢铁,硬顶着前方数十道突击步枪的扫射,冲破了漫长的距离,自狂奔中抬起手,奋力一拳!

    首当其冲,一个枪手的脑袋爆成了一团烂酱,紧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不到半分钟,那些拦路者尽数被千锤百炼的铁拳捣碎。

    “由里子夫人!由里子夫人你在哪里?”

    顾不上检查腹部的伤口,他踉踉跄跄的向前冲,奋力推开了最后的门——然后看到了,无数泼洒的血色。

    所有的袭击者都已经死无尸。

    而在会议室的正中央,落合由里子回过头,手握着一把沉重的薙刀,正在微微的喘息。

    冷清的面孔被血所染红,肃冷又庄严。

    唯有这个时候,才能让人想起:她之所以被推举为当主,并不是因为这一副令人赞叹的好颜色,而是悍勇刚强,不逊与男!

    在她的丈夫,上一代的家主英年早逝之后,她就是落合家的鬼妇!

    “是赤崎么?”

    她无所谓的挥手:“我无事,些许宵小而已。”

    赤崎俯身,惭愧谢罪:“在下来迟,还请您恕罪。”

    “别浪费时间了,赤崎,走吧,该做的事情还有好多没有做完呢。”

    落合由里子倾听着外面传来的激烈枪声,回头,向着身后暗门中不断走出的健壮妇人们下令:“所有人,准备迎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