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名门锦绣 > 631:安排
    ()    纳兰锦绣最终还是先走了,但她并没回瑾园,而是站在府里最高的那个二层楼上,看着纪泓煊一行人离开。

    纪泓煊回来这次封了侯,又娶了公主,再加上纪泓烨给他带的东西多,一行人离开的时候浩浩荡荡。纳兰锦绣看着那个骑马的青年,低声说:“保重。”

    山高水长,下次再见面还不知是什么时候。她虽然控制住了体内的寒破,但终究是解不了这毒,她还能有多少日子是个未知数。不知道,今生还有没有机会再见。

    纳兰锦绣越想越觉得伤心,明明就是借了别人的身体,应该是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可为什么到头来,她却像是要为徐锦笙完成心愿?

    如意一直在一旁跟着,对于纳兰锦绣的痛楚和难过,她都感受的清清楚楚。夫人一直是她的主心骨,即便是她不在身边的时候,如意也是想着她的。

    她最怕夫人这幅模样,就拉了纳兰锦绣的衣袖,小声说:“夫人,六爷已经走了,您就不要难过了。”

    纳兰锦绣发现如意的手有些凉,她轻轻握着她的手,勾起了一抹不甚明显的笑意:“这就回去了。”

    主仆两人手牵着手,看起来更像是姐妹。如意当初被纪老太太打的那顿板子,让她落下了跛脚的毛病,走路的速度较寻常人就要慢一些。

    纳兰锦绣顾及着她,一直把步子放得很慢。她心里对如意是有内疚的,如意落下了残疾,一辈子在府中当个下人,以主子的意志为意志。

    这对人来说其实是挺残忍的,如果可以的话,纳兰锦绣希望如意能有自己的生活。她拉着如意的手,凑近她小声问:“如意,你有没有心仪之人?”

    如意摇头。她是个有些愚笨的人,以前处处依赖吉祥,自吉祥离开之后,又把夫人当成自己的重心。她觉得自己就是要伺候夫人的,从来没有其他想法。

    “咱们院子里的侍卫,有几个是性情不错的,我不知你觉得哪一个比较好?”

    如意有些不解的看着她,低声说:“奴婢是要一直伺候夫人的,侍卫们好不好,同奴婢没有关系。”

    “如意,你不能一辈子留在这,你要有自己的生活。”

    “夫人,您是嫌弃奴婢了吗?”

    纳兰锦绣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责备:“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我怎么可能嫌弃你?”

    如意也拉着纳兰锦绣的手,小声说:“既然夫人不嫌弃我,那就不要赶我走了。”

    纳兰锦绣只能叹息一声,其他的话也没说。关于这个话题,她和如意已经谈了不止一次,但每次都没得到效果。

    纪博衍以前甚是依赖如意,如今他长大了不少,又去了学堂,性格独立了,如意也就完回到了她的身边伺候。

    如意虽然已经二十多岁了,但她心境单纯,还不识得男女情爱。情爱这一方面,她似乎就没有开窍,别人情窦初开的时候,她还傻乎乎的。

    纳兰锦绣按自己决定,要开始给她物色了,截止到今年过年之前,一定要想办法把她嫁出去。

    在纪家,能让她牵挂的就只有三哥,既明还有如意。三哥自然是不需要她来安排的,既明也会被三哥照顾得很好,她需要安排的就只有如意。

    纪泓煊这边刚走出金陵城,就下起了大雨,他们随便找了一家驿馆安置下来,准备休息一晚上,等到明日天晴了再赶路。

    九公主还是第一次住驿馆,本来心中还挺好奇,可一见环境就不高兴了。他们选择的这家驿馆,就是供旅人临时休息的,条件自然不可能太好。

    纪泓煊已经给她要了上房,可她还是浑身上下都不舒服。本来打算沐浴的,一看那个木质的浴桶,又想过之前还不知道什么人用过,她就变得意兴阑珊了。

    她推开窗子,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出神。她身边如今带着的侍女,没有一个是从宫里带出来的,都是纪家给她安排的。

    侍女们摸不准公主的脾气,只知道是个不好相处的,所以就处处小心谨慎。九公主看见她们那副如履薄冰的样子就生气,她又不是夜叉,至于把她们吓成那样吗?

    她自己一个人在窗前坐了一下午,期间没人来打扰她,也没人问她饿不饿。她在心里问候了纪泓煊的祖宗十八代,她不过是说了一句饭菜粗鄙,他就让人把东西都撤了,不给她吃。

    九公主看着渐渐黑下去的天色,心里无端升起一种忧伤。她这两天才想明白,母后那日不过是对着她做戏,就希望她能乖乖出嫁。

    如今她这副落魄样子,不知若是母后看了会不会心疼?即便是心疼又有什么用呢?她已经嫁给纪泓煊了,嫁夫随夫,只能到北疆那个穷乡僻壤去生活了。

    试问这天下间还有她这么悲惨的公主吗?答案当然是没有的。就连那位南楚的公主,明明就不是国主亲生,却都可以嫁给怀瑾哥哥那样的人。

    她,九公主,大宁朝帝后唯一的孩子,怎么就会嫁给纪泓煊,还要被发配到北疆。她越想越不甘心,心里也越来越难受。

    九公主毕竟年纪小,见识有限。她在宫里可以为所欲为,但一旦脱离了沈皇后的保护,她就变得特别好欺负了。不然纪泓煊也不可能轻易制住她……

    纪泓煊在房间里闷得不行,正准备去楼下透透气。却在经过九公主房间的时候,听到了隐隐的抽泣声。他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九公主在哭。

    本来不打算搭理她的,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他如果不理她,那她岂不是没人管了?就她那副臭脾气,人见人厌,就连伺候她的侍女们都不愿意理她。

    如果是往常,去还能处置下人,或者是换新人过来伺候。现在可就不同了,就带了两个侍女,她若是把人换了,那就只能自己伺候自己。

    所以,她也不敢发脾气,所以才会一个人哭吧。

    纪泓煊想到这里就觉得这九公主有点可怜,转而又想到他和五哥到北疆的时候。那时候他们两个相依为命,好歹还能彼此照应,尚且觉得日子难过,更何况是她一个姑娘家。

    纪泓煊只能动手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九公主的声音:“是谁在门外啊!”

    “是我。”

    九公主本来还看到一丝希望,想到终于有人想起她来了,但是一听到纪泓煊的声音,她就彻底不想说话了。纪泓煊想起她,大概也就是想看她笑话吧。

    纪泓煊等了半天也不见九公主让他进去,他没什么耐心,就沉声说道:“楼下做了面,热气腾腾的,你确定不要去吃一碗?”

    九公主一听到有吃的东西就动心了,她吸了吸鼻子,又用衣袖把脸上的眼泪擦干净。正准备出门的时候,忽然又有些不好意思。

    刚刚她还凶巴巴的,很有骨气的说饿死也不吃那么粗鄙的饭菜,一转眼怎么就妥协了?她都能想到纪泓煊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你到底吃不吃?你不吃我可自己去了啊!”纪泓煊真是对她无语了,怎么有那么多小女孩的心思。锦儿就比她随和多了,好伺候得紧。

    九公主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诱惑,跟着纪泓煊下楼。楼下的大堂里人来人往的很多人,其中不乏一些贩夫走卒,还有配着兵器的镖师。

    这些人都是常年在外奔波的,眼中没有那么多规矩。见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自然忍不住多看上几眼,有的还和身边的伙伴开起了玩笑。

    九公主听着那些人的笑声就觉得一阵恶心,她觉得那些人的话太过放肆,已经是冒犯到她了。可她还记得自己不能惹事,尤其是在自己还没填饱肚子的时候。

    她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跟着纪泓煊在一个角落坐了下来。面来的很快,很大的一碗,上面放了一些牛肉还有香菜和葱花。

    她光是闻着面汤的香气,就感觉喉咙里快伸出手来了。正要吃的时候,看见上面的葱花,眼神露出了几分嫌弃。她不喜欢吃葱花,总觉得有古怪味道,臭臭的。

    纪泓煊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把她的面碗拉到自己跟前儿。九公主以为他又生气了,不给她吃面了,急得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纪泓煊把她碗里的葱花都挑了出来,他挑的很仔细,一粒都没有剩下,然后才把碗推给她。

    九公主看着自己面前的碗,有一瞬间竟然想要痛哭流涕。想她堂堂九公主,竟然会因为一碗面要哭,传出去恐怕都成了笑话了。

    “你要不要吃醋?”纪泓煊提着一个白瓷小壶,往自己的面碗里倒了一些醋。

    九公主没吃过,她在宫里平时吃的面,滋味都是调好的,远远要比这个精致的多。就连牛肉片都是切得又细又薄,而且选用的是最嫩的牛肉,感觉会入口即化的那种。不像眼前这个牛肉,好像都咬不动。

    纪泓煊看着她,真真是感觉无语了。他自作主张的给她倒了些醋,又把面条给她搅拌了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