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名门锦绣 > 632:小娘子之说
    ()    九公主死死盯着他的筷子,她努力再回想,刚刚纪泓煊有没有用这双筷子吃过饭?好像是有,又好像是没有。

    “你这会儿再尝尝,比刚才要好吃多了。”

    九公主嘟囔:“谁要你动手给我拌面了……”

    她说话的声音太小,纪泓煊没听清楚。他微微往前侧了下身子,离她近了些,说道:“你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九公主闷头吃面,打死也不肯再出声了。纪泓煊觉得有些自讨没趣,就开始吃自己的面。他吃东西极快,满满的一碗面条很快就见了底。

    九公主和他截然相反,她平时要注重仪态,吃东西就一定要慢。更何况今日的面条做得这么硬,她就更是快不起来了。

    纪泓煊左等右等也不见她吃完,心里有些不耐烦,但脸上没表现出来。这时候九公主忽然感觉牙疼了一下,她紧紧捂住左脸,秀气的眉毛蹙成一团。

    纪泓煊以为她是咬到舌头了,就低声说:“你慢慢吃,没有人催你。”

    九公主把筷子放下,还是紧紧捂着左脸,疼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纪泓煊一看她的样子,以为肯定是咬严重了,就说:“你张开嘴我看看。”

    九公主觉得他肯定是故意的,大庭广众之下公然调戏她。这般想着,在眼眶中打转的眼泪就怎么也忍不住了。眼泪落下不要紧,而她却仿佛是一下子没顾忌了,哇哇大哭起来。

    她这一哭,纪泓煊多少都有些慌,以为这一次她肯定是咬重了。他刚要起身坐到九公主身边,确定她咬的严不严重,需不需要上药。就听见邻桌的客人说:“小姑娘,你是不是咬到舌头了,哥哥这里有药,洒一些在伤口上面就不疼了。”

    那人说话的语气十分放肆,尾音还扬了起来,带着明显的调戏。他这话音刚落,其他桌上的客人就跟着笑起来,还有人说哥哥身上也带着药。

    是可忍孰不可忍!

    九公主一下子就怒了,她抽出自己的鞭子,狠狠抽向第一个说话那个人。她的长鞭材质极佳,一下就把那人抽倒了,连带着桌上的东西都抽了个粉碎。

    那一桌上有六七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呼的一下就都站了起来,凶神恶煞向九公主走来。九公主只有一条鞭子,一次就只能打一个人,她一时就有些慌乱了。

    “你的面还要不要吃?”纪泓煊低声问道。

    九公主真是对他无语了,都这个时候了,他还有心思考虑面?他没看到那几个人都已经冲她来了吗?怎么还不想办法带她跑?

    就在这时,那几个男人已经走到桌边。他们恶狠狠地看着九公主,咬牙切齿的说:“小姑娘脾气挺冲嘛,有本事用你的鞭子打我们呀!”

    “你要是不敢打,就跟我们兄弟走一趟吧!”

    九公主这辈子都没遇上过这种事儿,忘了自己一行人,可是有很多护卫的。吓得脸色惨白,但却怎么都不肯认输。

    “打就打,难不成本姑娘还怕了你们不成!”九公主刚要动鞭子就被人握住了,那人笑嘻嘻的说:“小姑娘家家不要每天就想着打打杀杀。”

    长鞭自然是适合远距离的进攻,离得这么近的时候就没有办法攻击。九公主拉了鞭子也拉不回来,那人的手已经伸向了她。

    九公主太慌乱了,完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一支匕首狠狠的刺穿了那人的手掌。纪泓煊冷着一张脸,沉声道:“说话就说话,你动手动脚的做什么!”

    那人这才反应过来,匕首已经刺穿了手掌,顿时惨叫起来。他身边的人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等反应过来的时候,纪泓煊已经把九公主拉到了身后。

    “有话就说话,那兄台为什么要动手伤人?”这几个男人终于冷静下来,其中有一个人,看样子是他们的头目,他看着纪泓煊说。

    “本来就是你们的人先出言挑衅,我娘子打他一鞭子,好像也没有错。如果你们还想继续讨回公道的话,那我就奉陪到底。”

    纪泓煊的声音很平淡,仿佛是在陈述一件事情,这其中并没有感情掺入其中。他你的沉稳和冷漠是从战场上磨练出来的,两军对垒的时候都不见慌乱,更何况是对着这么几个小喽喽。

    那几个人也是走南闯北久了的,见眼前的青年不过二十几岁,而且身上没有兵器,想来应该不难应付。于是就和纪泓煊动起手来。

    等到真正开始交手的时候,他们才发现,这一次真的是错估对手了。纪泓煊即便是赤手空拳,也能打得他们落花流水。

    等到把这几个人都打倒之后,屋内桌子也被砸了个七七八八。那些客人本来是在吃饭,莫名其妙被人砸了桌子却也不恼,反倒是在一旁看起了热闹。

    九公主本来还觉得纪泓煊肯定必输无疑,一定是一对六。可转眼之间形势就转变了,她看着那些摔倒在地里的人,差点就要拍手叫好。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其中一个穿着蓝布短打的男子,正被纪泓煊踩在脚下。他忍不住求饶,声音听起来极为痛苦。

    “你们刚刚不是还很嚣张吗?继续起来打呀!”纪泓煊居高临下的,他觉得自己刚刚开了个头,还没打得尽兴呢。

    “不敢了,不敢了。”

    “那就过去跟我娘子道歉。”

    几个人高马大的男人有些狼狈的站了起来,他们走到九公主面前,很不自在的道了歉。

    九公主没从刚刚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她平时也不是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性子,这时候却没说继续为难的话。

    倒是有一个大个子,显得有些委屈,他扁了扁嘴巴:“你说你已经嫁了人了,为何还要说姑娘的发髻,害得我们兄弟平白挨了这一通打。”

    九公主才反应过来,刚刚纪泓煊称呼她为娘子。她被这么多人看着,脸皮再厚也感到不好意思了,就瞪着纪泓煊。

    后者得意洋洋的,模样仿佛是在说:“你看我打的好不好?快点过来崇拜我!”

    九公主什么都没解释,走到纪泓煊身边,在他脚上狠狠的踩了一脚。她是看不惯他那副得意样,占了便宜还卖乖。

    纪泓煊没防备她,被她踩的疼了,原地跳脚。本来还想要拉过她打两下,却见她已经小跑着上楼了。九公主,这模样是害羞了吧!

    纪泓煊想到这里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就是个小姑娘而已,平时看着再凶悍,也到底还是需要人保护的。他大人有大量,不同她这个小女子一般见识了。

    九公主这边可没这么想,她跑上楼的时候还听到楼下有人在笑,甚至有些人在打趣:“这位相公,你的夫人可是凶悍的很呢,同时要对她严厉一些,以振夫纲。”

    纪泓煊自然不会跟这些素不相识的人解释什么,别人说什么,他就顺着别人的话说,偶尔还跟着应承两句。

    九公主停在楼梯口上,正好能看见他得意洋洋的模样。还一边说着他家小娘子平时不是这么凶的,这样都是在人前,人后还是很听话的。

    九公主刚刚还感激他救了她,一转眼这种感激之情就没了,剩下的只有浓浓的怨恨。这人就是这么不着边际,感激他才有鬼了。

    纪泓煊把砸坏的桌椅和餐具都赔了钱,才慢悠悠的上了楼。谁知道刚推开房间的门,就被什么东西绊了脚,饶是他反应再快,也还是被摔了个狗啃屎。

    他就想着明明记得门槛没有这么高,你为什么会摔倒的时候,就见黑暗中有人拿着花瓶砸向自己。他就地一滚,险险避开。

    那人用花瓶砸了个空,转身就想跑。纪泓煊动作却快他一步,轻易就把那人绊倒,压在了身下。

    “你是哪方小毛贼,竟然敢袭击我,赶快报上名来!”纪泓煊的话刚说完,就感觉到剩下的人不对劲。

    剩下的这个人身材娇小,而且十分柔软,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有一股熟悉的清香,好像他曾经在哪闻过。

    “你赶快放开我!”

    九公主一说话纪泓煊就彻底反应过来了,把他绊倒,又意图袭击他的人,竟然是这个黄毛丫头!

    他一下子就怒从中来,狠狠的按住剩下的人,质问道:“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你忘了刚刚是谁救你的了,你怎么一转头就要袭击我,那个花瓶那么大,你是想打死我吗!”

    九公主被他按得有些疼,她感觉肩膀一阵麻木,就小声说:“纪泓煊,你这个王八蛋,你赶快放开我,疼死我了!”

    纪泓煊这才发现自己好像用力过猛,他放开她,喘着粗气说:“这次你得给我交代清楚了,若是解释不通,我可是会对你不客气的。”

    九公主从地上爬起来,拍打着自己身上的尘土,说道:“我和你没关系,谁让你说我是你娘子的,你这是在占我便宜,我当然要讨回来了!”

    纪泓煊冷哼一声:“你是真傻,还是装傻!你难道没看出来吗,那些人都在算计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