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花瓶女配开挂了 > 第六百四十一章 一起?
    尹风相貌英俊,此时却是一脸的生无可恋。

    身为宋氏家族里颇有名望的纨绔子弟,尹风在他圈子里的人气可比宋重耀只高不低,大齐国二代圈子里的年轻人,或许有人不是他的朋友,但不知道他大名的却是一个也无。

    人人都知,尹少爷号称飙车第二,喝酒无双,为人讲义气,你或许无法得到他的锦上添花,可到了该让人雪中送炭时,指望他绝对没问题。

    尹风少爷的侠气,二代圈子里那是赫赫有名。

    这家伙知名度超高,一出现在视频中,这视频就瞬间出了圈,一群二代齐齐发朋友圈打听详细消息。

    各大公众号也是纷纷撰文。

    一时间播放量骤增,越来越多的观众追到最后,都被尹风吊人胃口的表情给吸引住,个个好奇得不行。

    “哈哈哈哈,尹风这小表情必须给他截图,我要笑话他一年。”

    “这到底什么电视剧?尹小少爷投资的?”

    “他,就他也会投资?呵呵,我就想知道这货到底出了啥子事!”

    网上一片热闹,给尹风的讯息更是接连不断,整个圈子里都震动不已,连宋重耀的朋友们出去聚会,都满嘴的尹风。

    宋重耀:“……”

    他的‘龙威’已经开机,为了宣传,他花出去差不多一千万有余,结果各种宣传策略,居然没有尹风拿个破手机,拍几个破视频热度高,这叫什么事?

    好在尹风没有吊人胃口太久,只间隔一小时,接续视频就传了上来。

    这次的视频来自摄像机,画面更清晰些。

    破旧木屋里,杨玉英神色恬淡,表情温婉,一手扶袖,一手纸笔,宣纸上便是一行清秀漂亮的簪花小楷。

    她换一张纸,又是一行行书。

    再换一纸,力透纸背,锋芒毕露,一笔草书,体势连绵不绝,竟无一处断笔。

    弹幕:……没想到啊!

    那些说杨玉英是文盲的,这回真是要把脸伸出去让人抽得鼻青脸肿了。

    杨玉英坐在高台之上,下面是十张桌子,二十三个演员,男女老少,高矮胖瘦,别管是主演还是小配角,肩并肩,腿挨腿,齐刷刷坐在椅子上,两三个人共用一张桌,人手一毛笔,一纸张,手腕上悬沙袋,愁眉苦脸地临摹书法,绘画等等诸般作品。

    其中就包括尹风。

    一阵风吹过,尹风眼睛朝左右瞟了眼,偷偷摸摸低下头,一寸一寸向外挪。

    “咳!”

    杨玉英轻咳一声,尹风的动作顿时止住,僵硬地又挪回去,欲哭无泪地继续拿着笔写啊写啊写!

    背景音:小白菜呀,地里黄呀,两三岁上没了娘啊……

    弹幕:因为剧组太穷了,杨大小姐表示,替身的钱就省一省,她有把握,三五天的时间就让所有人速成一下,至少能把外表糊弄住。

    所谓的三五天,就是每天拍戏的间隙,悬腕练习,连上厕所都要跑着去,跑着回。

    粉丝:“啊哈哈哈哈哈!”

    “这有什么的,通常我老板在的时候,我上厕所也跑着去,跑着回来。”

    几条视频发完,不光是网上那些莫名其妙发言,给杨玉英带来的负面影响都被顺顺当当地压下去,就连他们这还没拍,就先被人猜要糊的剧组,也有了很大的名气。

    所有人都知道,身为富二代的尹风是个抠门老板,导致他们剧组穷的不得了。

    拍戏为省钱,住半山腰上的破旧木屋,还美其名曰适应气氛。

    大家嘻嘻哈哈调笑了一回,准备看在人家这么辛苦的份上,能支持的,就勉强支持一回,回过神才发现——连这是什么剧组,拍的是什么剧,他们竟然都不知道。

    尹风:呃……编剧脑抽,目前还没选定名字,总而言之是一部特别特别好的剧,除了穷一点,没有别的毛病,敬请期待!

    众人:“……”

    一点都不期待了好吗?

    这一连串的视频,主角大多都是杨玉英,一时间杨玉英风头之盛,简直能与圈子里的一二线的小花相媲美。

    张星星蹲在张斌宿舍楼外的树下,脸色沉郁地瞪着手机里气定神闲,每一根头发丝都闪闪发亮的杨玉英。

    他心头一酸,委屈得心肝肺都在发颤。

    别人家的母亲什么样子?他的母亲又是什么样?人家当妈的恨不能为自己的孩子剖出心肝来,他这个当妈的,竟然连儿子的死活都不顾。

    不过区区几个手办,她随手就能做,却愣是因为这点东西,把她亲儿子扔到火坑里烤。

    “你既这般绝情……也不要怪我!”

    他默默抓紧了已经该淘汰掉的手机,咬咬牙,拨打了其中一号码,“那件事我答应你,但是……你们不能真去伤害她。”

    ……

    尹风和杨玉英两个人投资的,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剧组,经过长达两个月的煎熬,学习,练习,彩排,分析剧本……在冬日到来的时节,终于进入到真正正常的拍摄中。

    拍戏,尤其是认真拍戏,是一桩苦差。

    昼夜颠倒,彻夜无眠,狂风下单薄着衣衫,雪地里开怀大笑,将陋巷视作华堂,拳拳到肉,真刀真枪的比拼。

    换做寻常的流量明星,恐怕早就叫苦不迭,宁愿赔偿违约金也要撂挑子了。

    但尹风这个剧组的演员们,似乎天生就有吃苦的才能。

    当然,那些稍微娇气些的,在杨玉英拿着小皮鞭的鞭策下,也改了身娇肉贵的毛病,改不了的早走了,也等不到现在。

    一时间,剧组拍摄进度颇快。

    有几次在影视城拍摄,他们这帮演员们敬业的程度,着实是吓到了影视城里其他剧组的人,尤其是演员们。

    话说,那天拍了一场打戏。

    在武林人士经常出没的陋巷里,三个家族的老少们聚在一起。

    正是他们初次见面时,一见面,首先约定切磋,这其实是整部剧中比较寻常,也较为轻松有趣的场景。

    陋巷是一条宽四米宽,长九百米左右的弓形巷子,三个家族的人,有年过半百的老人家,也有还梳着冲天辫的小孩。

    三家人要在陋巷里,避开普通居民和路人,展开一场精彩绝伦的大混战。

    剧组的许导演,呃,应该说是杨玉英自己强烈要求,要一气呵成,最好一个长镜头,一拍到底,让观众们有最好的观看体验。

    这几个演员都是外行,没有替身,甚至有两个小年轻以前连跳舞都不会,每天最大的运动量就是早晚两次去家旁边的小公园遛狗。

    虽然之前练习的时候,各种动作,套路,大家遇见什么情况,该有什么反应,杨玉英都教过很多遍。

    但是到了正式拍摄这一天,依旧拍得十分艰难。

    整整两天,他们所有人死磕这场戏,大部分手掌心磨到结出茧子,大冬天里,不过几十分钟就得换一次衣服,实在没辙,汗水不停地出,衣服都湿到能拧出水来。

    这也就是影视城这边较靠近南方,虽则冬日,室外的温度也不到滴水成冰的地步。

    正好隔壁的摄影棚也有个剧组,拍的是一部仙侠剧,那一日同样也是拍打戏,演员们要吊威亚,非常难受,饰演女三的小姑娘孙珍珍,才十七岁,家境不错,有点娇气,一连拍了四个钟头,结果还是不过,她气得哇一声哭出来,推开工作人员还有她的经纪人拔腿就跑。

    今天和她对手戏的女主不在状态,连累她跟着在威压上被吊来吊去,勒得腰腿酸疼的厉害,嗓子也疼,脑袋也痛。

    “呜。”

    想她孙珍珍在家时,也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现在凭什么受这些苦?

    导演还骂得那么难听!

    回家,她要回家!

    一脚出摄影棚,只听‘噗通噗通’!

    孙珍珍脚步一顿,脸上渐渐露出些许惊骇。

    她眼看一个和她差不多年纪的小姑娘,被人一肘击中后心,整个人飞扑到一石狮子头顶,足尖一点,做出白鹤亮翅的动作,只是脚下却打滑,整个人顺着石狮子滑下去,一个屁股蹲坐在地上。

    这小姑娘疼得脸上稍稍扭曲,咬牙道:“再来!”

    又是一次,小姑娘这回站得极稳,一个跟头翻下——刺啦!一时没站稳,竟是不小心来了个扎扎实实的一字马。

    孙珍珍倒吸了口冷气,吓得咬住自己的舌头,眼泪都飙出来。

    “……再来!”

    小姑娘的脸上全是坚毅,目中星光闪烁,不只是她,从白发苍苍的老人,到风华正茂的少年,皆是精神奕奕。

    孙珍珍默默转身,又回去接着拍戏去了。

    她忍不住开始关注外面这个小小的,看起来不起眼的剧组。

    剧组的演员们拍打戏没有替身,都是亲身上阵,导演是个狠人,特别喜欢拍长镜头,要求也极严格,有一点问题就重拍。

    孙珍珍想想自己剧组,他们导演其实算是经常放水,只要镜头能用,哪怕不那么好,他也得过且过。

    虽然偶尔会骂人,但平时还是挺捧着他们。

    不只是孙珍珍,这一片好些剧组都发现,尹风他们剧组异常严格,更加了十二分辛苦的拍摄过程。

    这部仙侠剧的导演,看了眼露个肩膀,也非要找替身,而且光替身就选了四次,还不能决定的女主,再从窗户里向外看一眼对面。

    对面正好休息,仅仅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一干演员聚在一起,神色平和又认真地在讨论剧本。

    无论是主演还是配角,所有人围坐一团,争分夺秒地读剧本,对戏,他就看帅得在娱乐圈也是一等好相貌的男主,往嘴里塞了块冷馒头,就抓紧时间跑到一边铺着笔墨纸砚的桌子上,练起字来。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导演各种羡慕,他怎么就捞不着这么好的演员?

    仙侠剧剧组这边,一众演员瞟了眼导演,不知为何忽然有些心虚,接下来拍戏,出的幺蛾子就不由自主地稍微少了一些。

    夜幕降临,大部分剧组都收了工。

    换了往常,一干工作人员干完活,真是恨不能赶紧回家休息,今天到忍不住多驻足片刻,跑到陋巷外头去围观。

    其实到也不只是钦佩这些同行的敬业精神,着实是人家拍戏,拍得真挺精彩,很是好看。

    孙珍珍累得眼睛都红了,刚要走,就听旁边小道具小声惊呼:“杨玉英,是杨玉英,哇呜,帅!”

    “这就是尹少爷的穷剧组?我真想发朋友圈!”

    在圈子里混的人很少追星,孙珍珍更是对所有女明星都无感,毕竟她想要登上天梯,步上云端,自要有天下无人能及我的气势。

    最近那个杨玉英知名度颇高,她也没去凑热闹,此时略一抬头,就见到月光下,一手大黑伞,一只手持小小竹竿,长发飘飘,游刃有余地在混战的高手中穿行,速度一点也不快,气定神闲,但在刀光剑影中穿梭,却似背后生一只神眼,脚下踩一缕清风,端是神仙风范。

    孙珍珍一下子就不困了。

    他们周围剧组的人都知道,这个剧组已经连续工作了十九个小时,期间休息的时间寥寥无几。

    换成他们,好几个小时连喘息的工夫都无,早就累得受不了,哪里还能有这般风度?

    杨玉英穿过人群,推门进了农舍,不多时,就双臂展开,一臂托一粥桶,轻盈转了下身,徐徐而出,面色含笑。

    粥桶落地,正打得难解难分的老少们,倏然划上了休止符,转身间围拢过来,排排坐好,高高兴兴地捧着碗喝起粥。

    香糯的味道隐隐传来。

    孙珍珍捂住肚子,半天也没有止住它的翻江倒海。

    好在——尴尬的也不是她一个人。

    “这一出戏我也能拍,每天拍个十次八次也不嫌烦呢。”

    孙珍珍听身后那个特别矫情,怕苦怕累的女主小声咕哝。

    “哼!”

    谁不能?

    导演默默地心虚了亿点点。

    他们剧组穷,演员多,群演也多,饭盒上面,肯定要节省些,但是,他也没拿那种特别便宜的盒饭凑合,好歹有一荤两素三个菜呢。

    杨玉英随意地舀一勺粥含口里,忽然感觉背后目光灼热,如芒在背,一回头,和站在不远处的某导演对视。

    半晌,杨玉英犹犹豫豫地,略举了举粥碗:“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