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史少太太是裁缝 > 第265章 高管会议
    公司出现内鬼,史泽豪和易军都是提前知道的。

    不过,究竟是谁他们还不是很确定。所以,今天的会议上,刘宁的行为举止有些跟平时不太一样,格外的惹人注目。

    平常时候他都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在公司也算不上太显眼的那类人,说话都很小声,生怕被别人听到一样。

    所以,同事们跟他聊天的时候都要聚精会神地才听得清楚。

    可是今天,他显得异常的激动。一反常态,声音高昂得像洪钟一样,不光是史泽豪二人,就连在座的员工都感到很意外。

    易军说完话,刘宁也不管别人的心里能不能承受得住,便趾高气昂地对他讽刺道:“易军,你的衷心大家是有目共睹的,而且我们也很佩服你的做法。可是你这样做就欠考虑了,你难道就不怕哪一天你连饭都吃不上了。到时候,饥肠辘辘的我看你拿什么来表你的忠心?”

    易军定定地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全是不屑与蔑视:“那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哼,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刘宁向他甩过来这句话后,恼怒易军不识时务,不听自己的劝,气呼呼地坐在那里。

    旁边有人提出异议,说:“刘宁,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不看好公司是你的事情,对公司产生质疑也是你的权利,可是你不能将你的意志强加到别人身上啊。”

    “就是,就是。你刚才说的话有些过分了......”

    有人又反驳道:“我倒是同意刘宁的观点,人家哲学家都说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饭都吃不饱了,还谈什么人生理想......”

    刚才的一幕,史泽豪全然看在眼里,他直起身来,长长叹了一口气,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大口茶水。

    此时,虽然是寒冬,也许大概是空调的作用,他却感觉有些热。

    他板着那张冷峻的脸,看来心情不是十分的舒畅。

    他俯视着下面的所有人,基本上他们的心思可以看得个八九分了,他下意识地将领带松开。

    “你们说的不无道理,没有对错之分。说白了,大家出来上班也是为了谋生混口饭吃,这种心情我很理解。这样,你们在座的所有人,要是有想离职的,可以到易军那里备注一下,随后到人事部将相关手续办完,拿着应付的薪水就可以马上走人。公司这样实在没有必要跟着耗下去......”

    叫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他话还没说完,刘宁就立马举起手来说:“我第一个离职......”

    随后,所有人投来讶异的目光。

    “嗯,很好。”史泽豪点点头,接着说,“要是有谁想留下,我也不会亏待你们的。要是将来有那么一天,公司重新复苏,我会记得你们今天的恩情的。不过......你们可能要跟着我吃一段时间的苦头。”

    史泽豪不再四处张望,而是就站在原地,等待着大家的答复。

    陆陆续续地,有人提出离职,也有人选择留下。只是有少数几个还犹犹豫豫,举棋不定,暂时保持中立态度,静观其变。

    选择留下的一个员工面对着史泽豪诚恳地说道:“史总,我记得以前我爸生病住院的时候,我向公司告假,当时是你叫人事部提前支付了我三个月的工资,我爸才能及时地做了手术,这份情我是一直记在心里的。今天公司有困难,我不能撒手不管,我要留下来与公司共患难。”

    “就是,就是。虽然在公司这几年我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大事。不过,这些年我也算从事过好几家公司,尝尽了冷暖。唯独这里,让我感到了像家一样的温暖,我喜欢这里的企业文化。所以,我也不想走,除非史总你赶我走......”

    原本史泽豪二人不过是想演一出苦肉计,将公司里的蛀虫找出来,没想到还会上演这样感人的一幕。

    说实话,尽管平时冷若冰霜的他,也感动得不行。

    眼前这点困难对于公司来说确实不小,但是就想刘宁刚才说的那样,史家家大业大,旗下有那么多公司作支撑,哪就这么容易就破产了。

    刚才说的那么严重,无非是怎么惨怎么说,这样才好让那些有异心的人放下戒心,露出马脚来。

    史泽豪先是仰起头,看看天花板,缓缓地将眼睛闭上,将快要溢出来的眼泪强行“挤”回去。

    随后,他平复了一下心情,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微笑来,满意地点点头说:“嗯,这是这一年来,我听到最高兴的话。”

    会议开了很久才结束。

    史泽豪宣布散会的时候,其他员工都起身走出了会议室,唯独留下他跟易军在里面。

    两人在里面聊了几分钟才一同走了出来。

    走出会议室,两人几乎同时停下了脚步,都一言不法,沉默地站在那里。

    角落里,他们瞥见一个人在偷偷摸摸地打着电话,声音虽然很小声,但是因为四周没人,所以他们听得很清楚。

    只见那人将电话紧紧贴在耳朵上面,同时还用一只手将电话的下端捂住,生怕声音泄露了出来,他小心翼翼地说道:“白小姐,你吩咐的事情我已经版妥了,我趁机在史总电脑保修的时候动了点小手脚。没想到,倒是意外地让我收获了一些重要的资料。现在公司的很多机密都掌握在我手里,咱们事先说好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还是老地方,咱们不见不散......”

    他挂完电话后,将手机窜进衣服包里,随后又伸出头来四处张望,确保周围没有人才走了出来。

    他一边昂首挺胸地走着,一边哼着小曲儿,自言自语道:“嘿嘿嘿,我刘宁的好日子马上就要来临了。哈哈哈!”

    “是吗?”

    刘宁怎么也没想到,就在自己得意忘形的时候,身后突然冒出一个声音,差点把他吓了摔倒在地上。

    他不敢相信地转过身来,却看见史泽豪和易军正背着手站在他身后。

    他瞬间吓得脚都软了,哆哆嗦嗦地瘫坐在地上,额头上冒出豆大的冷汗来。

    “史总......你怎么会在这里?”

    史泽豪背着手走到他面前,蹲了下来,用食指将他的下巴抬起来说:“很意外,是吧?”

    刘宁哪里还敢说话,牙齿吓得瑟瑟发抖,一个劲地点头。

    “刚才会上我就觉得你很可疑,果然不出我所料。易军,拿过来......”史泽豪手一挥,易军便走上前来,将一支录音笔交给史泽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