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快临近一年的农历新年,香港虽然是国际大都会,但是在传统上并不亚于国内大多数地方,所以港人大多很期待春节假期的来临。不过对于天堃的中高层员工而言,这种期待与欣喜却只能放在心中,不敢显露在表面上。为什么呢?他们其实也是有苦说不出啊,每到农历年末就是大Boss的生日,贺生的年龄可以不提及,但是他的生日,作为员工还是得记住的,但是谁能够想到贺生会这样记忆他的年龄呢?虽然他看起来好像是五十多岁的人一样。

    贺峰站在他的办公室的落地大窗前,手中还捏着一份东西,神情有点沉黯。他手上拿的并不是他的或者雅思、孩子的体检报告单,而是一张报纸,大大的封面上前天港岛某慈善晚宴上一美籍华裔的男子邀请雅思跳舞的照片。男子高大英挺,而雅思一如既往地高挑妩媚。

    贺峰知道,就算医生对自己说,他还是和十年前一样的健康,体魄和许多五十多人的男人还好,他也知道自己已经老了,快七十岁的男人,不是老头子是什么呢?但是雅思,一如既往地年轻漂亮……

    “贺先生,贺太太来了。”随着秘书Iris的敲门声,穿着墨绿色荷叶宽边长丝质长裙的雅思满脸笑意地进来了。

    雅思是真的很开心,她想到了一声告诉她的那个好消息,嘴角的笑意就怎么也抑制不住,也没在意贺峰手上捏着的报纸,走到贺峰身前,挽着他的一只胳膊,将头靠近他笑道“老公,该下班了,不是说好了今天要遭点,我们一会儿去接迅迅和安安,然后再约哲男一家人一起去吃大餐吗?”

    贺峰“嗯”了一声,搂紧妻子看着她娇美的容颜,突然有些不好受,低声道“我以为你会生气,毕竟昨天的慈善晚会我没空和你一起去得。不过想不到你今天这样开心,是因为认识了伊美的Philip.chen吗?”

    贺峰口中的这个Philip.chen,正是报纸上邀请雅思跳舞的华裔男子。而雅思听贺峰这样说,大眼眨了眨,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他这是吃醋了还是以为她今天这样高兴是为了别的男人?

    雅思脸上的笑容变淡了,就算她知道贺峰最近几年越来越在意他们之间的年龄差距了,但是她还真的没想到,不过是一次慈善晚宴和人家只跳了一场舞,就让他记得这样牢固。

    “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你自己?再说了,昨天不是你自己说没空的吗?还说昨天是虞苇庭换肝脏后地复发手术,你作为好友必须去得,我有说什么吗?”雅思觉得,难道是最近几年贺峰的压力太大了?所以他内在才会越来越不相信他,也不相信她的?

    贺峰沉默了片刻,他看着雅思冷下来的脸庞,突然生出了左手,大大的手掌上,皮肤已经出了老人该有的斑纹。他拉起雅思的手放在自己的左手上,苦笑道“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当你还年轻的时候,我已经老了……”

    雅思有点气急败坏了,这都多少年了,他还纠结这个?真是让她说什么好?他只记得他老了,还以为她康雅思是年轻的女人啊,她也不年轻了,已经四十岁了好不?

    “其实你是故意嫌弃我老吧?”雅思故意冷着脸,“我自己去接迅迅和安安了,你要纠结这个老不老的问题,我不奉陪了。”

    贺峰看着雅思转身就走,心中不知怎么的一慌,只是却没有和之前一样去拉住雅思,而雅思看贺峰这样,心中更加生气,也不等贺峰,径直出了天堃大厦,让司机开车去了学校接迅迅和安安。

    迅迅虚岁已经十二岁了,而安安也有十岁了,他们兄弟俩出着同一式样的学校制服,却给人很不一样的感觉,迅迅在骄傲之中有一种桀骜的感觉,而安安,则是将疏离与骄傲隐藏在微笑之后。兄弟俩只有面对家人,尤其是雅思的时候,才会出现和同龄的孩子一样的表情。

    “妈妈。”迅迅和安安走到了车前,“爸爸呢?不是说大家今天一起吃饭的吗?”

    “你爸爸又在纠结老问题了,我们不要理他。”雅思有点无奈地说,和两个儿子上车了。

    “那大哥那里还通知不?”迅迅知道爸爸再纠结,不一会儿一定会过来的,别看贺峰在外面被报纸说得多么神奇,其实也不过是一个爱老婆爱家的老男人!迅迅觉得自己对爸爸的看法一点误差也没有,不过作为儿子,他还是很尊重爸爸的,倒是大哥贺哲男,据说是大姨夫一辈子的对手,什么都要争,却屡败屡战,那精神要是放在找老婆身上,现在也不至于还是孤家寡男一个了。

    “你大哥说是要来的,不过到底来不来还不知道呢。”雅思现在提及贺哲男,其实有些同情的,因为迅迅和安安,时常拿着哲男来耍一回,她这个妈妈还不好意思说出口。

    “恩,妈妈,要不我给大哥打个电话吧?正好昨天我们去外婆家见到了二姨,二姨要再婚的消息,不知道大哥知道不知道呢。”安安笑得如一朵盛开的花。

    雅思看着儿子这样,想笑又笑不出来,摸了摸小儿子的头发叹息道“其实你大哥也不容易,他都四十好几的人了,还单身着。你爸爸心里面其实挺着急的。还有啊,你不要在你大哥面前说太多你二姨的事情,你二姨要结婚了这是好事,不要最后又弄成了坏事了。”

    “妈妈你放心吧,也许我告诉大哥后,大哥也会很快结婚的。”安安笑得很有把握。

    雅思知道这两个孩子不会太失分寸的,当即也不多说什么了,听着安安给贺哲男打电话,然后等到了贺宅的时候,果然看见了贺哲男已经等在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了。

    “雅思,迅迅、安安,爸爸呢?他还在忙吗?”贺哲男现在对雅思的态度和当年完全不一样了。

    “你爸爸还在忧郁中,你们兄弟自己聊吧,我先上去了。”雅思给了两个儿子适可而止的眼神才上楼。

    雅思不担心两个儿子会过火,反正贺哲男其实心里也明白的。她现在有点忧郁贺峰的“老年忧郁症”,看来得给他一点猛料了,真是,都这么多年夫妻了,他居然还在乎这个?

    雅思想到了好友慧妍三天之前发来的邀约——两家人一同去瑞士滑雪。贺峰之前还说要再看看,她也就没有直接答复。正好二姐即将再婚的丈夫是个法国人,婚礼将在法国举行,也就是农历新年之后没几天的时间。

    雅思给郑慧妍回了一条短消息,同意了邀约,很快电话就响起来了。

    “雅思,你怎么这样快就改变主意了?难道是贺峰惹你生气了?这可真是稀奇事儿,他不是对你一直都很好吗?”郑慧妍在电话里的声音带着打趣,她可是知道的,贺峰现在可算得上是吃吃弟弟的妻奴了。

    “他啊,又陷入了忧郁之中,你不知道,我不过是昨天的慈善晚会上和一位很慷慨的陈先生跳了下舞,他今天就又开始想东想西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好像只他一个人老去,而我不老一样。”雅思简单地说出了原委。

    “这个啊,要他觉得他不老,其实要看你嘛……”郑慧妍最后的尾音说得很暧昧,让电话另一头的雅思脸瞬即就红了。

    “慧妍!要不要我告诉恺国你抱怨他哪方面不够卖力哦?”雅思窘红了脸“我告诉你吧,我今天下去医院,你猜结果是什么?我本来以为是到了更年期后经期不正常的,谁知是怀孕了!”

    “什么?!你有了?哇,这可是个大消息,高龄产妇啊,我看那个滑雪什么的还是取消了,你还是在家里好生休养吧。”郑慧妍觉得雅思都过了四十岁了,高龄产妇啊。不过最佩服的还是贺峰,“你老公绝对不老,这把年纪还能制造出婴儿来。之前是我错怪你了……”

    “好了,我不和你多说了,我一会儿就让人订机票,我去度假,儿子们滑雪就好了,迅迅和安安一直盼着和晨晨一起玩呢。”雅思不再和慧妍多废口舌了。

    等贺峰回到家的时候的,难得回大宅的贺哲男突然宣布他要再婚了,对象是财经新闻主播吴语繁,现年二十八岁。他虽然有些诧异,还是很高兴大儿子终于肯再结婚了,他却不知道贺哲男这样,是因为他真的不再期待和雅瞳复合了,虽然这么些年他身边的绯闻女友从来没有断过。

    晚上雅思躺在床上,推开了亲上来的贺峰,昏黄的壁灯下,她半点不避视贺峰的沉黯的目光“你不是一直觉得自己老了吗?那好好休息吧,好的睡眠比较重要。”

    贺峰的心猛一沉,看着翻身背对着自己的妻子,这一晚难得地失眠了。

    第二天,贺峰起床时觉得头很昏沉,洗漱时看着镜子里因为一晚失眠好像苍老了好多的老人,再想起妻子依旧年轻的面庞,心中顿生出一种沉重。

    当他下楼时,客厅里难得的清净。“彩姐,太太、二少爷三少爷呢?这么早都去早锻炼还是去散步了?还不去通知他们回来吃早餐。”

    “老爷,太太一早带着两个少爷去了机场,说是去欧洲?说是您的工作忙,他们就先过去了……”彩姐看着贺峰如实地将雅思早上交代的话转述了。

    贺峰的脸色当即变得一片青黑,让彩姐和其他佣人担心不已,彩姐想起了雅思走之前交代的话,马上给贺家的家庭医生蔡医生打了个电话。

    等蔡医生半个小时后赶到贺宅后,他给贺峰检查完了,很奇怪地说“贺先生您的身体状况真的很好,只是你本身心脏就有问题,还是不要太生气最好,保持心情愉悦是健康的基本嘛。”蔡医生边收拾检查器具,边说道“而且贺先生家马上又要添丁了,这样的大喜事,该高兴才是呢,怎么竟然是生气?难道贺太太没有告诉您她昨天去医院拿的检查报告吗?”

    贺峰呆住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蔡医生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说,雅思又怀孕了?”

    “是啊,已经两个半月了。贺太太的身体状况也不错,如果不是之前的例行检查,还真想不到她这个年龄会再次怀孕……”蔡医生的话还没有说话,贺峰已经飞快的穿好衣服出了房间,那步伐一点不像上了年纪的人。

    “彩姐,马上让司机准备车。”贺峰匆匆说,等他上了车,就给Normn也打了电话,让他立刻准备飞机,他要去欧洲,瑞士。

    次年的元旦,贺家迎来了新的成员,贺峰也得到了迟来十年的女儿。年届七十的富豪再添贵女,不但让所有的港媒都惊叹连连,更是惊叹贺峰同其太太贺康雅思的感情深厚。而其后的三年,贺家的新闻时不时地上报纸杂志——贺大少再婚后,绯闻依旧不断,直到贺大少奶奶吴语繁也忍受不了和贺哲男再次打起了离婚官司,最终在吴语繁产下一女的情况下,贺哲男有所让步,同意离婚,给付了吴小姐高达五亿的瞻仰费后,贺家得到了孙女的抚养权。

    随后的五年时间,天堃集团停止了扩张的步伐,转为守势,港岛各大集团开始了四方争霸的局面,直到两年之后,年仅二十岁的贺家二少贺哲迅接过其父天堃主席的位置,港岛商界又是一阵风起云涌。

    二零二八年,八十二岁的天堃集团前任主席贺峰去世,三年后,六十五岁的贺康雅思去世。时隔二十多年,世人才发觉,这对“半路夫妻”竟然奇迹般地相濡以沫地走过了?

    ----全文完结------

    --------------------------------------------------------------------------------------------------

    TXT免费下载吧----引领电子新时尚

    et

    et

    会员(大星星)整理,版权归作者所有,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

    如果觉得本书不错,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