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魔女的逆天仙尊 > 第一百零七章 自找苦吃
    ()    师父这次定然是对她失望了,才会展示对她的无情与冷漠吧,若他从新收徒,这唯一的赤兔笛是不是要还给他?夏枯草摸着袖中的无笛,心中很是不舍,眼泪默默地流了下来。

    那暗卫见她趴在床上,似死了心,便默默去汇报情况。

    夏枯草歪着歪着就睡着了,这一觉十分的不踏实。

    那入水的感觉太过真实,夏枯草噗通一下落入水中,初来的不适让她呼吸有些困难,她落水的力度过大,直接砸在了湖底深处,夏枯草嘴巴噗噗直吐水,吐着吐着眼睛突然感觉有亮光刺眼,她有些震惊,黑暗中真的有亮光,她睁开眼睛一看,不敢相信。

    那是什么文字?似文字又不似文字,十分复杂的样子,夏枯草根本一个都不认识,她心下好奇,腿脚突然似退缩变成了有尾巴的东西却不自知,她被那东西吸引,早已忘记了自己在水中,整个人似在陆地一样轻松了起来。

    她游到那文字附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才发现那是一条粗壮的腿,那腿被粗大的链子拴着,那文字就是从那腿上发出来的,奇怪,这腿怎么会有这金光?

    夏枯草在那附近游了一圈,深深为之震撼,这庞然大物竟还活着,从外形上来看就像一个恐龙一般,像是巨型的尖嘴龙的翻版。

    夏枯草再想看那文字时,突然水中一阵波动,那波动声势浩大,夏枯草惊觉不妙已经晚了,那巨龙之腿突然颤动,忽而弹起,澎,一蹄子直弹夏枯草面门,夏枯草奋力前游也无济于事,直接弹飞了夏枯草,借着水力,竟像鱼一样猛地朝前翻滚,跌进漩涡中,随着水流陷入黑暗中。

    这黑暗里再次出现那金色的文字,一串一串的字符一点一点的出来,那都是夏枯草的记忆,奈何她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这文字看着看着就有种演变一般,夏枯草摆摆头,不敢相信,她竟然看懂了这东西,手不自觉的跟着一起武动起来。

    这难道是修炼之法?夏枯草甚为震惊,赶紧将自己的胳膊按住,不行,不能跟着学,这不知是哪里来的功法,不知是不是歪门邪道,且她已经决定不修炼剑法,更不能修炼师门以外的功法,这文字必须从记忆中除去。

    夏枯草咬住自己的嘴唇,心中默念,走开走开。

    “哈哈哈,你真窝囊,难怪你的师父都不想理你,你看看吧,你学艺这么久竟一无所成,如今还需他来救,他的脸都被你丢尽了,你还有什么理由逃避?

    练吧,练吧,多么好的机会啊,是时候让旁人看看你的本领了!”

    这魔音无比的熟悉,夏枯草激动的睁开眼睛,是那个人,住在她身体的那个人,她为什么又出现?

    那日她说过,只要她动剑,她就会出现,就会控制她,她吓得弃了剑道,如今她又蛊惑她,是为何?

    夏枯草扭头看了一眼屋子,额,她这是在哪里?突然姬子恭的脸一闪而过,她赶紧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对了,她被姬子恭囚禁了。

    原来这就是过程,她落水之后的遭遇,没想到她一点都不记得的事情,竟然在梦境中又重复发生了一遍,她所看到的文字到底是什么?

    她身体里的另一个人到底是为何阴魂不散?

    夏枯草用手拍着头站起身来,看来是她被那漩涡带走,带到不知名的地方,再被姬子恭救下带回皇宫。

    皇宫?

    夏枯草站在窗边,登高眺远,远处的层层屋檐夹杂着点点桃花,从窗口可以望到一汪荷池,荷花开的正旺,风景宜人,刚刚只顾着试探竟没有好好欣赏,如此一看也是美不胜收,楼台亭阁一目了然。

    偶尔有几个打扮的非常脆嫩的女子排成排从不远处的小路走过,脸上带着青涩和低沉,应该是宫女了。

    夏枯草愁眉苦脸的叹口气,求助应该是没用的吧,她们不过是小小的宫女,帮不了她不说还有可能受她牵连。

    夏枯草趴在窗边,陷入思索,这姬子恭要娶她为皇后,那就是说他目前还并没有皇后人选,那夏紫珠走时信誓旦旦,为了姬子恭什么都敢做,怎么没有入了姬子恭的眼呢?

    想起夏紫珠,这下麻烦大了,夏紫珠和她有约在先,她的手上还有简阳和碧晨,她若是知道她如今和姬子恭牵扯在一起,那简阳和碧晨岂不是有危险?

    夏枯草顿时急的火急火燎,这下子糟糕了,夏紫珠这个人心狠手辣和她父亲一样,姬子恭娶后的消息定然是满天飞,他若昭告天下,夏紫珠岂有不知之理?

    夏枯草蹙眉突然想到个好办法,如果夏紫珠知道她即将成为皇后一定气的跳脚,她这么镇定还不来找她的麻烦,莫不是她还不知?那她就要想办法告知夏紫珠,且看她有没有本事大闹天宫,若她为了自己的前程似锦愿意和她通力合作放了她,岂不是太好?

    想到此,夏枯草瞬间来了劲,夏紫珠好歹也在无暇山修行学艺八年,那么无暇山通用的信件传递法,她应该还没忘,只不知那巫族结界会不会挡住她的信件。

    夏枯草草草用笔写了一行:“我即将封后,所有不服,尽管来找我,我等着你!”

    然后用传送符烧化那纸,烟子瞬间散去,空中什么也没留下,夏枯草有些忐忑,希望夏紫珠能够接到通知。

    依照她那火爆脾气,定然是受不了的吧,只要见着他,就凭她三寸不烂之舌,不怕说服不了她放人。

    夏枯草算的很准,夏紫珠接到传送符,像父亲核实了真假,第一时间就从巫族出发进宫了。

    令人惊讶的是,宫中之人鲜少敢拦住夏紫珠,她横冲直撞的,直朝姬子恭的卧榻而去。

    姬子恭刚接待完大臣回房,听公公报,夏紫珠来了,姬子恭瞬间跨了脸道:“不见!”

    夏紫珠一听气的鼻孔冒烟,她心中窝火,对着那公公再吼:“麻烦公公在帮我传达一次,若皇上不见我,那就是让我亲自去见夏枯草了!”

    公公一听连忙再进去通传,姬子恭闻言大怒,砸了桌上未批阅完毕的奏章,吓得公公畏首畏尾,姬子恭手捏成拳头隐忍一口气才道:“让她去旁厅等着。”

    夏紫珠一步一步朝旁厅走去,头颅高昂,像战胜的母鸡。

    她等在厅中许久,姬子恭才出现,他阴沉着脸,满脸不悦,待夏紫珠行完礼就立刻询问:“你进宫何事?”

    夏紫珠似自嘲般笑了:“皇上真是贵人多忘事,近日留言紫珠听了不少,真是让人耳朵污秽,皇上不打算辟谣吗?”

    姬子恭也笑了:“噢,是吗,都说来听听,到底怎样污秽不堪?”

    夏紫珠微眯眼睛,姬子恭他是故意的,那她也不介意真说:“民间都传,皇帝要纳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为皇后,此女子长相妖媚,胜似狐狸精,都纷纷猜测皇帝莫不是被妖怪迷了眼?”

    姬子恭微微一笑:“这不是谣言而是真事,不过不是什么妖怪迷眼,这个人你也认识,她是你巫族圣女夏枯草。”

    夏紫珠立马恼怒:“皇上,你莫不是忘了我父亲说过的话,我巫族破除了世代甄选圣女的制度,巫族不存在什么圣女了,且那夏枯草是我巫族不洁之人,曾未婚先孕被赐死跳崖,结果她命大活了下来,此等贱奴怎配为一国之母?”

    姬子恭脸上有怒气,直接杠了上来,语气有警告:“请注意你说话的方式,不要以为你是族长的女儿就可以有恃无恐,她乃一国之母,未来的皇后,你说话要慎重,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可是,皇上,你那日明明答应过我父亲,待你登上皇位绝不会亏待我!”夏紫珠见姬子恭动怒,有些后悔,怪自己太急了。

    姬子恭冷哼:“这话不假,我也不曾亏待与你,我给了你在皇宫自由出入的无上荣耀和待遇,试问这世上除了皇亲国戚还有何人有这份殊荣,还望你莫贪得无厌。”

    夏紫珠突然泪流满面:“我以为皇上口中的不会亏待,是那种……”

    “是联姻,是以身相许吗?”姬子恭好笑的打断了夏紫珠的话:“你想的太多了,巫族耐以生存的大环境是在我的掌控中,我让你们生你们就可以生,我依赖巫族的帮助也不假,毕竟巫族确实有些手段,但这都是互惠互利互相牵制的作用,还不至于如你口中所说,为了皇位娶自己不爱的女人,我姬子恭不受任何人的威胁!”

    “娶自己不爱的女人?”夏紫珠似受到了严重的刺激,她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她回忆起往昔,声声质问:“皇上登基前一日单独来闺中找我,难道不是对我有意?是我误会了么?”

    姬子恭突然邪魅的笑了:“当然是你误会了,我可没对你做什么,我去你闺中只不过喝了口茶,就让你父亲误以为我们俩有什么,更加卖力的为我效命,我得到这宝座,少不得他出力,我心中十分感谢。

    不过正如我与你所说,你是个高傲有骨气的女子,让你做后宫那一颗不起眼的尘埃,你定然不干,我也不忍心将你的一生毁在这后宫之中,你一直知道我心系是谁,你又何必自找苦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