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南宋异闻录 > 第348章 意外之喜
    第348章 意外之喜

    徐不二入关遇到了困难,是被自已的人马泼下的火油挡住了道路。

    大火燃烧了半日,方才熄灭。

    大军过关时跑得飞快,因为脚下的石板都是烫的。

    倒是那些巨兽,一个个悠闲的很,因为它们的脚皮够厚。

    破葫芦关,伤亡仅四人,这四人倒霉,挨着一头龙兽,那龙兽被硝烟气味呛着了,猛地打了个大喷嚏,脑袋一甩,结果撞死撞伤了四人。

    徐不二很焦急,大王就在军中,行军如此迟缓,如何表现自已?

    是以刚一过关,徐不二便分兵苏灿率一路偏军向大泽城进发,以免主力进攻草原时,被宋人断了后路。

    杨瀚也是有意磨炼徐不二,将来不可能每每出兵打仗,他都事必躬亲的,这时的仗好打,正好用来磨炼诸人。

    何况,说到琢磨人心,他行。真要说行军打仗,他未必有人家明白,顶多是仗着见识,在战略上有些创造性见树,战术上……他比起徐不二还要门外汉。

    大军浩浩荡荡,以最快的速度扑向草原,猛犸巨象随军而去,龙兽却留给了苏汕。

    一旦到了草原上,很难叫这些大肚汉吃饱的,到时候拿人往里填?再者,这一路上,沼泽湿地很多,那些庞然大物容易陷住。

    不过,飞龙倒是带去了,空中力量,是绝对的掌控,要想减少损失,不能不用,只好多携辎重,满足这些飞行龙兽的饮食需要。

    苏灿待大军走远,便有些坐立不安起来。

    副将赶来请示道:“将主,徐帅吩咐,我们在此要道扎营,设下重重防御,以阻大泽援军。但将主迟迟不下扎营将令,是何道理?”

    苏灿沉吟道:“兄弟,上次与宋人对敌,咱们是被徐公公救的,要不然,那一次就要被宋人袭营成功了,这是我军的奇耻大辱啊!

    这一次,大王以徐不二为主帅,兵进草原,我们呢?难不成就空耗钱粮,一直守在这儿?等徐不二那边打了大胜仗,论功行赏的时候,我们只能屈居末等。兄弟,所谓一步错,步步错,如果咱们落后他一步,以后就再难扬眉吐气了。”

    那副将也甚是好战,闻言心动道:“那将主的意思是?”

    苏灿微微眯起眼睛,看向远方,狞笑道:“宋人三番五次损兵折将,如今赵恒又不在大泽,你说,那大泽城中,还能有多少兵力?”

    副将吓了一跳,失声道:“将主,你要打大泽城?”

    苏灿道:“如何?”

    副将道:“将主,如果咱们打下来了,那错也是对,可要万一出点什么岔子,咱们不听军令,擅自行动,可是要……杀头的啊!你忘了巴勇和徐唯一的前车之鉴了?”

    苏灿道:“富贵险中求!机会越大,风险也就越大,老子可不想久居人后。兄弟,你现在还看不出来吗?三山一统之势,已是势不可挡!将来,谁想飞黄腾达,就得入了大王的法眼,受到大王的青睐才行。而这上宠,要靠自已去抢的!”

    那副将咬着牙,脸色阴晴不定半晌,缓缓道:“咱们只有五千兵马……”

    苏灿道:“大泽还有多少兵?当初,大王只三千兵、三头龙兽,便顷刻间解了大雍之围,一脚踩死周帝洪林了!”

    副将眼珠转了转,道:“徐帅将令不可违,否则,有功也减半,无功便重罚,谁受得了?”

    苏灿大怒,道:“你要这般婆婆妈妈,不如滚回去做生意!”

    副将道:“我的意思是,得让大泽的人先来打咱们,咱们趁胜追击,这才到了大泽城下。”

    苏灿拿起剑来,便在副将头盔上叮叮当当地敲起来:“你个蠢货,自以为聪明!你说的倒好,宋人在哪?他们肯来么,他们不来,咱们如何趁胜……噫?”

    苏灿突然明白了副将的意思,转怒为喜,道:“你去办,定要办得似模似样!”

    “是!”副将扶正了头盔,兴冲冲地去了。

    不到半个时辰,前锋便传有宋军来袭,苏灿刚刚下令前锋迎敌,两翼向中军缩拢,前锋便又传来消息:宋军大败,前锋副将率一千五百人追下去了。

    苏灿恐前锋有失,立即下令大军拔营起寨,浩浩荡荡扑向大泽。

    这一追便追得敌人望风而逃,一路杀去,降了十八个庄子,次日晌午,已至大泽城下。

    大泽根本没有什么城墙,外围只是贫民窟而已。

    但苏灿不敢大意,这才命令全军就地扎营,挖好陷马坑,设好拒马,架好荆棘丛,撒了铁蒺藜,准备埋锅造饭。

    这边灶坑挖好,洗米下锅,饭还没熟,忽有斥侯探马匆匆来报,大泽城中有大队车仗人马蜂拥而来。

    苏灿也自有些紧张,毕竟大军一路杀来,不曾歇息,此时动手,对方正是以逸待劳。

    不料苏灿命令三军摆好阵势,严阵以待的时候,却见来人有老有幼,有男有女,不似是要打仗。

    更加离谱的是,苏灿还在敌军前阵看到三辆囚车。

    苏灿心中起疑,莫非宋人抓了我们的什么权贵人物,要用人质威胁我们?

    这时就见对方阵中驰出一匹马来,马上一人,是个女子,双手高举,意示并未持有武器。

    苏灿见状,便压住了弓弩手的箭矢,让那人上前搭话。

    那女子到了半箭之地,这才停住,扯着嗓子道:“来将何人,通名报姓!”

    苏灿拢起双手,大吼道:“瀚王麾下,将主苏灿!你是何人?”

    那女子听了,双手抱拳,向他拱了一拱,大声道:“胡太后身边侍婢巧云,见过将军!”

    苏灿茫然,对一旁副将道:“胡太后?是赵恒他娘?”

    副将道:“不是不是,这是被大王踩死的那个洪林的婆娘。”

    苏灿咦了一声,道:“原来她守了寡,便成了太后。”

    苏灿便大声道:“晓得了,你等可是要我一战?”

    那巧云道:“天兵至,太后自知不敌,为了我大泽万千黎庶,甘愿归降。”

    她把手往后一指,大声道:“囚车中,乃是伪帝赵恒的亲信,梁文、王波!赵义忠!太后娘娘率我城中官宦士绅,俱来往迎王师,归降瀚王,还请苏将军受降!”

    这胡太后乃是洪林的妻子。洪林当上皇帝也没多久,原本只是部落之主。部落之主的妻子,俱都是部落中势力庞大的部落酋长之女,可不比祖地上的封建王朝。

    洪林死后,赵恒黄袍加身,给了她一个太后的称号,却是软禁于宫中,而且开始着手清理洪林一系在朝野的影响力,这其中胡家首当其冲。

    如今风月部落组合立国后,昏招迭出,洪林败了一半家底儿,赵恒也是败家不休,胡太后早已心生不满,只是大军已在人家掌控之中,她一个妇道人家也只能徒呼奈何。

    可如今赵毅领重兵于葫芦谷,赵恒又带一路精兵赴草原之盟,大泽本就空虚。再加上从葫芦谷回来的溃兵已经把赵毅惨死的消息带回,大泽城人心惶惶。

    这般情形之下,胡太后终于按捺不住了,于是联络了娘家,就以胡家的家将私兵,对镇守大泽的梁文、王波等人发起了突袭。

    不料,对赵恒穷兵黩武深怀不满的何只他一家。你打仗打赢了,打得如杨瀚分兵于瀛州一般,让大家赚得盆满钵满,损伤再重也没人说你是穷兵黩武,可你只有花销和损失,打仗却换不来什么实际利益,这上上下下、富贵贫穷,哪有一家满意?

    一时间胡家登高一呼,竟是全城响应,赵恒几个亲信被顺利拿下。

    苏灿立功心切,兵临大泽,本以为必有一场鏖战,孰料竟是这般模样,一时仿佛做了场大梦,整个人都呆在了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