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战炮岁月 800小说网 战炮岁月 800edu 即可找到本书.

    中午,炊事班给每桌加了三荤两素的五个菜,“散伙饭”吃起来是那种食之无味的感觉。

    由于下午起床后,新兵就要准备下连,所以吃过饭返回宿舍,剩下的时间就是整理个人物品了。

    离别时的心情可想而知是难受的、不舍的,住了三个月的宿舍,在一起摸爬滚打、学习生活了近三个月的战友,即将分开,搁谁心里都不会好受。

    在众人默不作声收拾行李物品的时候,梁荆宜挑了件“冏事”说了起来。

    “老聂呀,等下了老连队,你那每天早上干十个馒头的愿望,就可以顺利实现了。”

    “班长,你说我现在还有心情去想那十个馒头的事嘛?”聂国政停下手里正打着的背包,抬头有些茫然地看向梁荆宜。

    他虽然初中毕业后,在社会上行走了几年,但从年龄上讲,十八、九岁的小年轻,心智方面还没有完全成熟。

    “怎么叫没心情呢?我跟你说,下连队就像断了奶的孩子,可能短期内会心情难受,可等缓过劲来了,不也就啥事就有了。”

    把下连比做是婴儿断奶,梁荆宜自认为这种说法,应该会得到大家的支持。

    “不不不,班长此言差矣!”聂国政那满口“之乎者也”的尿性又露出来了,“断奶是一段时间内看不到喂奶的人,可我们却可以天天见面,‘奶妈’离得不远啊!”“你......”梁荆宜被这两句话给当即噎住了,都怪自己比喻不恰当,给人家逮住了漏洞,这也反映了聂国政脑子的反应速度不慢。

    在新兵二班十个人里,聂国政算得上是一个“苦命的人”。

    他挨拳脚的打击最多,虽然其中有他个人爱偷懒的原因,但也有挨打过后自我消化能力强这一方面的因素。

    毕竟,挨了那么多下的拳脚,包括还被刺条子和棍子伺候,但面对上极的问卷调查和领导的交流谈心,他守住了底线,愣是没说连队、副指和班长的半句坏话。

    至于那张发到手的“法律援助卡”,他压根就没正眼瞅过那个电话号码。

    整理好个人物品,众人直接坐在下铺的床板上,你一言我一语地扯着在新兵连的最后一回蛋。

    这次的蛋,就扯得有点天花乱坠加五花八门了。

    有人扯起了,下连后班里的老兵会不会打人?

    有人扯到了抽烟的问题,说看到营区那么多干部和战士都是光明正大的抽烟,凭什么要对新兵实施那种“高压政策”?难道新兵抽个烟,就会严重影响到部队的战斗力吗?

    还有人扯到下连后学驾驶员、卫生员等等需要什么条件?

    甚至肖冬晓还厚颜无耻地问梁荆宜,下连了能不能请假去zz玩玩?最好是请个假,能玩几天的那种......

    随着团里的大喇叭筒,传出悠扬的歌声,新兵一连宣布结束的时刻到了。

    哔,一声长哨响起。

    这是连长陶炼亲自吹的哨子:“起床,各排按计划进行归建!”

    只到这时,他和指导员陈海洋才长舒了一口气,俩人心有灵犀地伸出右手握着对方使劲摇了摇,终于完成了这项艰巨的任务,紧绷了几个月的神经,可以缓一缓了。

    新兵一班没有带过来集合,他们属于营直,大可不必做这种可有可无的表面工作。

    新兵二班的分班情况是这样的:

    侦察班郭中华,这是刘新昊一直想得到的兵,负责分兵的副指汪月也没有为难他,当然其主要原因还是本着“人尽其才”的原则,高中生嘛,抢手货;

    有线班曾源彪和李清勇,这与梁荆宜的预估一致,跑得快且耐力好,属于是有线班的专属;

    炮一班肖冬晓,一班长是宗儒麟,当这货跑步入列到炮一班的队伍时,梁荆宜发现他的脸色极不好看。宗儒麟嘛,在一连只要是个人都会对他敬畏三分,更何况肖冬晓是才刚刚分到一班的新兵,他可没少听梁荆宜私下里念叨,关于宗儒麟的那些野蛮的破事;

    炮五班聂国政和袁水灵,他们的班长是陈杏志;

    炮六班徐陈伟、李锐飞和徐拥军......

    带新兵班长的“优先选择权”,能用的肯定都用上了。

    梁荆宜带的是徐陈伟,刘新昊带的是张鹏永,贾剑带的是付亮易,唐大兵没带,他是驾驶班的人,驾驶班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进去的,所以说,五班的那批新兵,即便他有“优先选择权”,也是万万带不动的。

    刘新昊选择张鹏永也是无奈之举,在班里单论军事素质,那个长得壮实的牛庭是最好的,可他文化素质偏低,连简单的三角函数都弄不明白。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刘新昊之前总是三天两头往二班跑了,他是爱才心切啊!

    贾剑选择付亮易,算是旁人的意料之中,这个新兵虽然长得黑黑壮壮,看上去有些粗枝大叶的,但是嘴特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百度搜索 战炮岁月 800小说网 战炮岁月 800ed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战炮岁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800小说网只为原作者子龙路一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子龙路一号并收藏战炮岁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