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朝为田舍郎 > 第二百八十七章 重大军情
    皇甫思思这样的女人是个矛盾体,她有妩媚的外貌,也有冰清的内心,她在客栈内像一只龇牙的猛兽保护自己的领地,但是每天黄昏时,她总是独自坐在龟兹城的城头,静静地看着夕阳西沉,直到太阳完全沉入地平线以下,她才慢吞吞地回家。

    在客栈里,她是泼辣的女掌柜,手下养了一群身强力壮的伙计,南来北往的客商没人敢拿她当弱女子。

    而坐在城头看夕阳的她,恬静而脆弱,独自抱着胳膊,眼神迷惘空洞,像一个迷路多年的可怜孩子,瑟缩在墙角苦苦熬过每一个寒冷的黑夜。

    官府抄家时,她才十岁出头,绝望哭泣的家人将她匆匆带离节度使府,从此亡命天涯。

    幼小的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父亲为大唐立下那么多战功,人人都说他是威风凛凛的大将军,然而一夜之间却被天子赐死。

    为何天子轻易便否定抹杀了父亲的一切功绩,毫不留情地将他置于死地,甚至连全家都不放过。

    后来她渐渐长大了,懂得了很多事情,她才明白父亲卷入了一场名叫“政治”的漩涡,任何人一旦被牵扯进漩涡,都会被撕裂绞碎,尸骨无存。

    真是很可怕的东西啊,害得她从小颠沛流离,如丧家之犬般四处躲藏流窜,害得她原本应该拥有的父爱母爱,一夜之间消失殆尽。逼得她不得不在十多岁的年纪便独自扛起了生活的重担,像失群的小狼,龇着牙用狰狞的面孔吓退一切欺负她的猛兽,拼命攫取一点食物维生。

    不知道从何时起,故作狰狞的小狼长大了,她成了真正的狼。

    她在这座小城里过着平静的生活,像所有平凡的普通人一样为生活忙碌,心里有遗憾,眼里有光,只有在独自看夕阳时,她才像个无助的孩子,苦苦回忆家的方向。

    每个人都有人生的遗憾,每个人的眼里都曾经有光,她知道终有一天,人生的遗憾会被时光慢慢磨平,眼里的光也会在岁月的冲洗下慢慢暗淡。

    她期待那一天的到来,将痛苦交给人生和时间,如果能忘,那就忘了吧。

    …………

    夕阳完全沉没于地平线下,皇甫思思怅然地从城头回来,刚走到客栈门外,便看到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正在议论她。

    皇甫思思认出了其中的两人,他们是亲卫,曾经跟在那位侯爷身后出入她的客栈。

    那位张嘴能气死人的侯爷,是打破她平静生活的源头,让她不得不回到残酷的现实,残酷的现实告诉她,如今的她并没有外人看来那么潇洒坚强,她终归仍受制于人,被人逼着去干那些她不愿意干的事情。

    “你们几个混账,站在我的客栈门前说我的闲话,找死吗?”

    皇甫思思站在他们身后,语气冰冷地说出这句话。

    王贵等人被吓了一跳,目光惊骇地回头望去,见皇甫思思一袭紫衣站在身后,脸上似笑非笑,目光充满寒意。

    一名亲卫急忙道:“姑娘恕罪,呵呵,是我们兄弟冒犯了,对不住,对不住,您莫往心里去……”

    皇甫思思上下打量着他,道:“我认识你,顾侯爷的亲卫?”

    “是是,姑娘好眼力。”

    皇甫思思又看向王贵,冷笑道:“这位倒是眼生得紧,你说说,我长得哪里像庸脂俗粉,让你们侯爷看不上眼?”

    王贵的情商显然比顾青高多了,急忙陪笑道:“是小人胡说八道,姑娘有倾城之姿,我家侯爷迟早会为姑娘辗转反侧,茶饭不思。”

    皇甫思思咯咯笑了两声,道:“你家侯爷要是能有你一半的口才,我也会为他辗转反侧,茶饭不思。”

    王贵咧嘴笑道:“我家侯爷是有大本事的人,干的是治国安邦的事,不像小人只会卖弄嘴皮子,姑娘与我家侯爷有缘,实是生平幸事……”

    皇甫思思冷笑:“我觉得与他有缘,他却视我如无物,毕竟我这样的庸脂俗粉可入不了侯爷的眼。”

    王贵一呆,为何话题又绕回原点了?

    与女人聊天果真很累,难怪侯爷懒得搭理女人,实在是明智的做法。

    逗弄够了,皇甫思思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发鬓,轻声道:“说说吧,你们鬼鬼祟祟围在我的客栈门外,是打算劫店吗?”

    一名亲卫正要开口,却被王贵轻轻拽了一下,亲卫只好垂头不语。

    皇甫思思将他的动作看在眼里,冷笑道:“呵,有小秘密啦?不说算了,离我的店远一点,莫耽误我的买卖。”

    说着皇甫思思身形袅娜地抬步往客栈走去。

    王贵眼珠一转,忽然觉得如果让这位女掌柜去套吐蕃商人的话,说不定比他们当面逼问要强很多,这女人长得确实挺美,任何男人都无法逃开她的魅力,套话更有优势。

    “姑娘请留步,姑娘,我家侯爷有件事,请姑娘帮忙。”王贵唤住皇甫思思。

    皇甫思思扭头道:“你家侯爷对我冷冰冰的,我凭什么帮他的忙?”

    王贵笑嘻嘻地道:“姑娘您不妨换个念头想想,如果您帮了侯爷这个忙,以后侯爷对您就不再冷冰冰的了,姑娘,您与我家侯爷有缘呢。”

    旁边几名亲卫闻言暗暗道了一声佩服。王贵这狗东西撩妹确实厉害,难怪上次为了一个营妓都能跟安西军冲突起来,被人揍得满地找牙。

    皇甫思思一愣,接着咯咯笑了起来,纤细的手指朝他遥遥一点,笑道:“你家侯爷麾下有你这般口齿伶俐的人,他却为何像根木头似的,真是说不通呀。”

    皇甫思思犹豫片刻,道:“说说吧,你家侯爷要我帮什么忙。”

    “姑娘,您店里住进了几个吐蕃商人……”王贵凑在皇甫思思身前轻声道。

    …………

    苦苦在客栈门口等了一个时辰,王贵等亲卫终于见到皇甫思思从客栈里走出来。

    皇甫思思的表情凝重,脚步匆忙,走到王贵等人身前,皇甫思思忍不住责怪道:“没想到你们将如此重要的军国大事交给我来办,胆子够大的,真恨不得代你家侯爷抽你们一顿……”

    王贵急声道:“姑娘问出什么了?”

    皇甫思思压低了声音道:“听那几个吐蕃商人说,他们曾在吐蕃国与军队做过粮草买卖,隐约听某个将领说过,大军入寇大唐后马上进入沙漠,引安西四镇的主力追击,然后吐蕃军分兵而击,趁着四镇内兵力空虚,兵分两路攻打四镇中的龟兹,焉耆,攻下两镇后他们再趁势北上,攻打西州……”

    王贵等人闻言不由又惊又怒,王贵咬牙道:“好阴险的吐蕃贼子!”

    皇甫思思道:“咱们安西四镇的大军如今在何处?”

    “离龟兹城两日路程,在赤河边驻军,派出了很多斥候打探吐蕃军的踪迹。”王贵迟疑了一下,又道:“吐蕃贼子敢在我大唐境内如此撒野,不怕被我大唐王师围剿全歼么?西州北面可是北庭都护府,三万吐蕃军,不够我们两个都护府一顿吃的。”

    皇甫思思叹了口气,道:“军国大事,我不敢乱猜,只能复述那几个吐蕃商人的原话,那几个吐蕃商人说……除了与这三万吐蕃军做过粮草买卖外,他们还在吐蕃国内的吐谷浑做过一笔更大的粮草买卖。”

    王贵等人毕竟只是亲卫,对军事的敏感度没那么高,闻言一脸迷惑地看着皇甫思思。

    皇甫思思出身将门,父亲皇甫惟明曾任陇右节度使,自小耳濡目染之下,对军事的敏感程度比他们高多了。

    见几人一副迷惑不解的模样,皇甫思思叹道:“吐蕃商人与吐谷浑的吐蕃军做过更大的粮草买卖,说明吐蕃出兵远不止这三万,这三万人恐怕只是一支前锋,他们真正的意图,是牵制安西四镇和北庭都护府的兵力,而他们的主力尚未开拔,吐谷浑方向与大唐接壤之处……”

    皇甫思思说着说着,见几人仍是一副茫然的样子,于是叹气道:“罢了,这等大事我不敢再胡乱猜测,你们将我的原话记下,马上告诉你家侯爷,侯爷那么聪明,自会做出判断,军情紧急,不可耽误,快去。”

    最后一句话王贵他们听懂了,立马便待离开。

    随即王贵不知想起什么,扭头好奇问道:“姑娘是如何套出吐蕃商人的话的?那几个商人那么容易套出话么?”

    皇甫思思嫣然笑道:“我自有我的办法,一坛酒,几个媚眼,他们恨不得把祖宗十八代都背给我听……”

    幽怨状轻叹了口气,皇甫思思娇俏的面容浮上几许轻愁薄怨,黯然道:“可惜你家侯爷却不吃我这套,任我如何在他面前卖弄风情,他却岿然不动,终究是我错付了……”

    王贵等人见她黯然神伤的样子不由心疼不已,急忙劝道:“姑娘这次帮了侯爷的大忙,我们回去后会在侯爷面前多多美言,让侯爷心里有你……”

    皇甫思思黯然的模样忽然变了,噗嗤一笑,掩嘴道:“罢了,我逗你们的,你家侯爷是根木头,谁稀罕呢,哈哈,快回去吧,莫耽误了大事。”

    王贵等人面面相觑,被皇甫思思迅速转变的面孔弄得有点懵。

    这姑娘……真是一只妖孽,还是侯爷有远见,不理她就对了,否则会被她吸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