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有声屋】最新网址(www.800edu.net),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翌日一早,韦仁实起来叫喊了兮儿,一起跑出家门,沿路不快不慢的跑了起来。

    跑步,做操,韦仁实是在锻炼身体,兮儿则纯粹是看着有趣,加之韦仁实要求,才跟着不紧不慢的学个样子。

    但韦仁实也并不要求过高,刚开始而已,模仿也好,耍闹也好,形成习惯之后坚持下去,也就达到目的了。

    昌谷没有木匠,也没有铁匠,想要打造曲辕犁,得去福昌。

    又一碗粟米下肚,韦仁实出了家门,沿路往福昌而去。

    福昌虽说不过是一小县,但也是洛州治下,正在去洛阳城的路上,距离洛阳城不算太远,因而人倒也不少。麻雀虽小,五脏俱。

    曲辕犁一共有十多个部件,韦仁实在福昌县里陆续找了五个木匠,并三个铁匠,每人给了一个部位,或是不能直接拼到一块的几个部位的图样。因每个匠人做的部件不同,为了到时候能够顺利拼装到一起,对接口处的精度就要求的比较高。

    给不同的工匠们说清楚不同部位的尺寸大小,这花去了韦仁实大量的时间。

    韦仁实的母亲在灯下擦脸,兮儿在旁边端正木盆,打着哈欠。

    “吾儿今日外出整日,却是作甚去了?”太夫人柔声问道。

    韦仁实知道太夫人一心想要他治学,将来考取功名入仕。

    于是撒谎道:“我思索几日,觉得读书不可闭门造车。以前听一个游方道士说过一句话,说是‘不入红尘,焉能看破红尘’,孩儿如今想来,读书也是一样。既然有心入仕,造福百姓,就要知道百姓,了解百姓。不去接触百姓而一味在书房里,以后又如何能为百姓谋福呢。所以孩儿决定往后多出门走走,看看,了解众生,才能做到胸怀众生。”

    太夫人有些吃惊的看着韦仁实,愣了一愣,才说道:“我儿这番话说得颇有见地,汝父早年亦这般说过。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儿是该多出去走走。不过,却需切记,万不可荒废学业才是。”

    “是,孩儿谨记母亲教诲。”韦仁实点点头的答了一句。

    这时候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灯也是能尽量少用就尽量少用的,否则也会是一笔开支。因而等韦仁实一回来,便早早的熄了灯。

    韦仁实也就早早的回房躺下,可是翻来覆去的却睡不着觉。

    似醒非醒,似睡非睡,脑中种种记忆此起彼伏,连原本已经忘记的,亦或只是稍一记忆的,甚至于不经意看到听到的……也然都清晰的浮现出来。

    一夜过去,脑海里面繁华如花。睁开眼,又要下地干活去了。

    田里农活不好做,韦仁实空有心思,然而这副身体气力不逮,终归发挥不了多大的作用。

    半晌下来,头晕眼花,汗流如注,恨不得直接躺倒在土上。

    太夫人也是满头汗水,咬牙坚持,兮儿一样苦不堪言,犹自奋力。一个在前面用力拉,一个在后面使劲儿推,看着都愁人。

    韦仁实叹了一口气。

    “韦夫人,韦小郎君!”田埂上传来阵阵呼声。

    众人回头看过去,见本地里正正从上面下来。

    到了跟前,太夫人十分有涵养的微微见礼,道了句:“韦氏见过里正。”

    里正竟然不是个老头,而是个约莫四十来岁的精壮男子,先是往侧旁躲了一步,道:“这可折煞我了。”然后又言:“韦夫人家中尽是妇孺,想来耕地不易。倒也不必急,这几日里其他家户差不多都能耕出来,到时候某喊几个青壮,一并替你家将地耕了便是。”

    “耕完还要浇水,昌谷又无水渠,靠青壮挑水到田里。我家怎可耽搁别人农时?”太夫人摇头说道:“多谢里正好意,我家里虽然耕的慢,也只是多几日功夫罢了。”

    里正低头看看,用脚拨拉了几下,道:“不成啊,韦夫人这是白耕——太浅了,石子儿也还没捡出来。本地另有几家孤寡,年年都是某带着一群青壮去帮忙耕种的,不过是个捎带,韦夫人不必客气。”

    韦仁实见里正如此热情,心下好奇,看看里正那有些紧张的神情,又看看太夫人一副刻意拉开距离的样子,一瞬间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不由心头好笑。

    不过笑归笑,却也听出了个疑问来,因而问道:“请教郑里正,我见河上有筒车,怎还需青壮挑水浇地?”

    “韦小郎君不知啊,本地近有刀辕川,远有洛水、伊水,水虽不缺,然昌谷之地多在陵丘之上,虽有筒车汲水,但却上不到咱们这里来。”里正解答道:“亏得咱们这里青壮多谢,某就带着各家青壮组了挑水的行伍,各家里轮流去浇地。”

    韦仁实眉头微皱,他以为此时应该已经有高转筒车了的。却也不能确定,于是问道:“我知道有一种筒车力道甚大,能将河水送往山顶,咱这儿没有?”

    里正笑道:“这种筒车某见过,不过咱 -->>

百度搜索 盛唐再临 有声屋 盛唐再临 800edu 即可找到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盛唐再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声屋只为原作者石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肆并收藏盛唐再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