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有声屋】最新网址(www.800edu.net),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亭中三人相视看看,张学士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指着韦仁实道:“哈哈哈哈,看来你在福昌的人缘却并不太好啊!”

    刘禹锡也是朗声大笑起来,笑的韦仁实颇为窘迫,且无奈。

    韦仁实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无奈的对崔惠源他们说道:“你们这帮书呆子——老子真的是来找人的啊!”

    见韦仁实无奈的话语,连“老子”这等词都用上来了,张学士与刘禹锡二人笑声更大了。

    这一下,福昌县学的那些学子们就算是笨蛋,也该看出来三人的关系似乎并不一般了。

    都当下惊疑的看着亭子里面大笑不止的张学士,又看看满脸无奈的韦仁实,不明所以。

    “嗯,尔等说的不错,老夫的确是不认得他,看来他的确是个骗子。”张学士笑道:“来人呐,还不将他给叉出去!”

    韦仁实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从刘禹锡面前端起酒盏来一口喝了下去。

    “哎!某的酒!”刘禹锡急忙夺回酒盏:“渭南可喝不到这等白酒,你自回去喝个够,莫要抢某的喝!”

    众学子就算是不愿意相信,此刻也知道韦仁实真的是认识张学士,且似乎还甚是熟络了。

    最后又说话的那个学子当即便脸色一片死灰,喃喃道:“那……那方才在门外听您问他是甚么人……”

    韦仁实听他这么问,立刻就明白了。

    一定是福昌县学的这帮学子们被方学正带着往后面来,走到了院门口,没听见张学士之前的那些话,就只听见后面那句“你究竟是甚么人”,立刻联想到韦仁实方才说要找张学士,此刻听见张学士这么问,便以为是张学士不认得他。就认定韦仁实方才又是在骗人。

    刚才在王学士等人面前考校,韦仁实差点儿让他们得罪的王学士,心中本来就恼怒,这下又见韦仁实果然是在骗人,张学士根本不认得他,是以恼怒之下,竟然抢声而出。

    却不料是他们自己听漏了话。

    张学士盯着他们,笑着笑着,突然变成了一副冷笑,说道:“他到底是不是骗子,你们自己心里还没有定论么?分明就是不愿意承认己不如人。一口咬定他是骗子,不过是尔等自欺欺人之举罢了!尔等手拿圣贤书,口中声声匡君辅国,惠利万民,却连自己不如别人都不愿意承认,可知在尔等自欺欺人的时候,他为大唐,为百姓立下的功劳,连封爵入勋都不为过了么?!看看尔等,却自欺欺人,满心功利。读书之人,学问不如人家,败则败了,不知勤勉追赶,反而在这里信口雌黄的编排人家,哼!尔等真是妄为学子!”

    张学士大抵是酒劲儿上来了,韦仁实从来没见他说话这么严厉过。直训斥的那帮学子头都不敢抬起来。

    说罢,张学士又突然拍着桌子大呼起来:“老夫无能啊!看着此等惠利百姓之人为贪官污吏所欺也无可奈何!老夫无用啊!想激浊扬清而……”

    他是真的醉了,又或是借着酒劲儿发泄心中的苦闷与不甘。但总之不能让他再说下去了。

    韦仁实和刘禹锡连忙过去,一个拉他用力拍打桌子的手,一个去捂他呼喊不停的口。

    那帮学子呆愣楞的站在那里,却见张学士呼的一下站起了身来,挣脱了刘禹锡和韦仁实,一步跳下了亭子前的台阶,转身朝着韦仁实就弯下了要去:“老夫替天下百姓谢过韦郎君了!”

    韦仁实头皮一麻,连忙躲开到一边,去扶张学士,刘禹锡也赶紧过去拉他。

    而那群学子们,此刻却已经宛若受了晴天霹雳一般,都傻了一般的站在那里,瞪大眼睛,张着嘴巴,动都动不了了。

    但他们哪里还顾得着那帮学子,也不理会他们。刘禹锡喊了卫士过来,几个人好容易才抬起来张学士,将他抬回屋里休息去了。

    看着张学士渐渐睡下,刘禹锡才长长吐了一口气,问道:“张学士今日是怎的了?寻常便是酒醉,也从没见他这般模样过。”

    韦仁实叹了一口气,将州府摊派修缮河堤的事情说与了刘禹锡。

    “什么?!竟有如此事情?!”刘禹锡听完之后,立刻满面怒容,一拍桌子,怒道:“这真是无法无天!岂有此理,某一定要将此事尽数报于朝堂,参他一本!”

    “那你的御史大夫也就不用做了。”韦仁实摇了摇头,说道:“况且修缮河堤于我看来也不算是一件坏事。说起来,若非如此,这好事反而落不到我的头上。”

    “朝廷每年都由户部拨有款项,用于疏通河道,修缮河堤。他们却竟将此事压派到商贾头上,自己好将朝廷拨下的款项贪墨。某不知便罢,既然知道,就算是这御史大夫不要,也一定要上奏天听!”刘禹锡一脸正色的说道。

    “上奏了就管用么?”韦仁实看着他,说道:“你们这些人就是不知道忍一时而图后效,不知道这是一件需要过程的事情!大唐如今的内忧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么?它需要 -->>

百度搜索 盛唐再临 有声屋 盛唐再临 800edu 即可找到本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盛唐再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有声屋只为原作者石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石肆并收藏盛唐再临最新章节